•       留学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又自由又寂寞。
          自由的感觉还真好。没人管。吃什么,几点睡,买衫买鞋,统统自己做主就好了。寂寞的感觉也真糟。自习、食饭、逛街,也很少有人陪。这件T好不好看?没人参谋……倒是这样很省事,直奔主题,买完就走。
          少许几个好友。同住的粟,生活上多少有个照应。她男人不在的时候,也有很多夜晚是我俩比肩坐在桌前,各忙各事,偶尔说几句玩笑。粟是湖南人脾气,成天“你大爷的”,最后我听惯了,回到天津我也你大爷上了。粟还会烧一手好菜,可惜我和她俩作息不一样,蹭饭次数很有限。记得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俩散步去文化博物馆,照了很多相片,好像自那以后,就没有再出去过了。
          璐子是真真的一个伴。我俩好,大概是因为都喜欢跑卫生间(汗……),大概那时就一见如故了。然后都选的一样的课,group也都在一起。一开始我俩都爱学习,都是那种很早就到教室开始看书,后来又一起变堕落,为paper成天唉声叹气。后来我俩一起去尖沙嘴的美丽华参加会议,吃无比丰盛的自助餐,开心的不得了。再后来一块去台湾,整整十天泡在一起。在垦丁那个豪华大床田园风光的民宿里,我俩颇无奈地对视;在台北阴雨的晚上,又哀怨地想念各自的男人。再再后来,又一起去澳门,她那时闹唤什么要吃素,搞得我很多好吃的都没吃上……
          我很喜欢载誉。一开始认识是因为我们都住大围。她性格比我冲很多,跟很多陌生人说话都不犯憷,一开始也是她主动给我打电话介绍自己,后来又很彪悍地拉来一个老外给我们小组当present的话筒,哈哈。我特别喜欢她那个小本,把在香港体验过的各种东西记在上面,各种票据也有,看起来活像一本自助行手册。第一学期我俩有门课都是晚上十点下,经常结伴回家。她很瘦,但又很man,倍有安全感。她也离开香港很早,最近貌似也宅在家里呢。
          载誉拉来那个老外,叫Jeremy。其实我们只是共处了一个学期,但还是对他很有好感。几次交谈,感觉J还是那种美式中产阶级培养出来的正太,nice,谦和,又爱玩,又爱认真,又爱讲美式笑话。他仅会说的两句中文就是“我要喝啤酒”和“这个周末做什么”(他用后边这句话吊到了一个港妹,貌似现在已分手……)。我们一起去过一次深圳,他一直叫“spicy food”,后来吃了一顿川菜,又去了沃尔玛之类之类。J离开香港时并没有和我们告别,大概交情也没到这个份上。他回去后完成了在华盛顿的学业,现在成了密歇根大学的法律硕士,又学金融又学法律,这也是美式教育出来的少爷吧……
          我们班上还有一个少爷是上海复旦来的泓毅。至今我仍愿意打赌泓毅体重没有我重。瘦得完全成一条,还有疏于打理的头发,他绝对是那种出了门在外根本不理自己生活起居的男生。在上海上了四年大学的璐子跟我讲过很多上海男人的缺点,但我还是认真地从泓毅身上学习了很多东西。他虽然很独,很拽,但是做事很认真,也能承担很多重要的工作,也很有想法,虽然present水平差劲……值得一提的是我曾在联合的餐厅,听到过他讲上海话,上海男人讲上海话,绝对今生难忘啊……
          最后说说狗茜吧。狗茜是我离开香港后见到的最后一个朋友。最后几天,我一直赖在她的小屋里,享受着狗茜给予的关怀。我没问过她为什么叫自己狗狗,大概真的很爱狗吧。狗茜说话很大声,很有主见,很能干,女强人一型,又很温柔,很感性,很好玩。我的那些理想随着现实的变化,已经变得比现实还现实了,可是狗茜的内心仍旧有梦想。她最近在网上搞了个“时间银行”的长期活动(想了解详情请关注狗茜校内和facebook),我看了真的很感动,因为其实我已经很多不相信也不愿意想这些东西了,但是她仍愿意坚持。现在她自己住在大围,很辛苦地在工作,狗茜要一切都好啊。

  •       香港的小女孩真瘦。她们都有细细长长又笔直的腿,超短裙,黑丝袜,配黑色或者咖啡色的开衫,birkenstock的拖鞋,拎着agenb的包包,空调房里再加一条好看花纹的披肩,就那么一扭一扭地走着。
          她们穿得越简单,越发显得我土气。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很多都没再穿过,即使是自己曾经最爱最爱的,那种样式和颜色突然在这里就变得突兀和幼稚。我头一次知道华伦天奴原来不是滨江道上总以跳楼价甩卖的廉价货,而是高贵而华丽的天价礼服。HM、Uniqlo这种快销卖场也是第一次逛,MUJI好有气质,i.t.更是从来没听说过。
          原来关于香港啊,我还有很多功课没做。因为实在分辨不清SASA里面卖的都是什么牌子,我甚至在深圳的沃尔玛里买了一支24块钱的露得清洗面奶。土人一个。
          但是女人对时尚的嗅觉总是敏锐的。沙田是我第一个启蒙。这个从学校返家的必经之路,是心水之地。每月缴电话费,成了去沙田逛逛的最好借口。我在那买了大爱的muji裙子、人生第一支眼线笔、第一双软羊皮小船鞋、第一片美丽日记面膜、第一个登山包、第一台SONY笔记本……一田百货打折盛况,整车地铁的人都拎着绿色的一田购物袋;肚饿嘴馋又不愿花钱,跑去日本超市里试吃;晚上九点徘徊在二楼的屈臣氏,偶遇prof.chan激动不已;在SASA买9.9两支指甲油,一支涂手一支涂脚……功课忙时,压力大时,感情闹矛盾时,带着些许窃喜,些许期待,些许罪恶感,早下一站地铁,嘟一声拍了八达通,便涌入熙攘的人群,没人认得我,没人管我,隐匿各色货品之中,沙田真是玩乐的最佳去处。
          听说过地铁名牌么?大围地铁站的lady story,在那里买的每件靓衫都不超过100元。下了地铁电梯,取个钱,顺便拐去店里,挑一挑廉价的雪纺和配饰,买或不买,都可以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们那一班女孩,不出半年,个个打扮都好似港女。穿不起chanel、gucci,仍可以花点小心思打扮一下,学她们穿底子薄薄的鞋,半长不短的裙。我低眉顺眼地在地铁里,“唔该,落车”,没人知道我是个大陆妹。有时在尖沙嘴或者铜锣湾,遇到成帮成伙的大陆游客,又有一种若隐若现的优越感。似乎和他们不一样吧,又似乎还是一样的。
          但我还就是个北方妹子。吃多了鱼蛋米粉车仔面,不争气的胃口还是会怀念烙大饼和白馒头。空调房里吹一天,反倒念起每年三月的大沙风。女为悦己者容,扮得再靓,仍还是扎进女孩堆里,各个不服,自己要取悦的那个人,却还在几千公里之外。

  •       post在校内上的那些照片,让很多人误以为我在HK过着腐败而无忧无虑的生活,事实上我也愿意让别人那么相信。很多风光的事其实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但是如果仍愿意享受这种风光所带来的欣羡与嫉妒,这就是传说中的“犯贱”吧。
          收到中文大学offer的那时候,真的以为自己的人生掀开了新的篇章。踏上香港这片土地的时候,真觉得自己从今会变得高贵和洋气。一年的短短光阴,内在与外在很难发生质的改变.若不能好好利用每一分秒,反倒会迷失于强大的外部空间,深深地沉溺于自卑,感叹自己的渺小。
          我很少发自己房间的照片。因为那是一间再简陋不过的小屋。我记得初到香港那天夜里,紧紧地跟在房屋中介飞快的脚步后面,穿过一架又一架天桥,一条又一条街道。我跟在后面,不得不小跑,又渴又闷,几欲晕倒。
          黑夜中的这套公寓看上去静谧而美好。大小均等的两间房,方方正正的客厅,小的出奇但格局完整的厨房与卫生间,我和粟当场就决定要了。走去中介交佣金的路上,我俩还欣喜不已地说笑着楼下的麦当劳、蛋糕房、小吃店,还有仅隔几百米的地铁站。
          这套公寓带给了我无尽的便利。放学回家,热闹的菜市场可以满足晚饭的需求;当我厌倦了煮饭,楼下有数不尽的小吃;当无聊发闷,还能在周围大小超市便利店里消磨时间。当然这是后话。
          租下来的时候,它仍然是一套空空荡荡的公寓,连张纸片都找不到。我们去DSC里买了野餐垫,那种薄薄的可折叠的垫子,全当床铺;楼下的日本城购到简易无纺布衣柜;又淘来各种木板组装柜子。几百块,装点了这个屋子。一时间,我热爱上了自己组装家具。吹着冷气、粗鲁地挽上袖口和裤腿,操着各路家伙,花上个半天时间,在把各式物件填进刚刚装好的柜子之中。那种感觉爽极了,自己无所不能。
          起初,室友到广州去找兄嫂,我便自己留在这间房里。催着宽频公司装上了宽带,不料第一个有网络世界的晚上,还来不及享受,发现客厅里一只个头硕大的蟑螂。尖叫着一路追到洗手间,用了四五只拖鞋拍死了它。素来怕昆虫的我,竟被这蟑螂上了一节生活课。白天消磨时间,便去侦察存在于住所四周的各种商店,顺便买办笤帚、拖布、脸盆、胶带等各种杂物,收拾房子,打扫卫生,间或到楼下学着买各式吃食,渐渐展开新生活。
          第一次独守一套公寓的感觉并不美好。岂料日后有很多日夜均是独居,以至于后来故意拖延了从学校返家的时间。但无论如何拖延,打开大门的一刻大多面对的是黑漆空荡的房间。管理员麦太太在的时候,还会在楼下与她打个招呼,张合嘴巴。而回去晚了,则彻底是自己一个,只有电脑和外面巴士路过的声音作伴。有时候夜深了,睡下了,朦胧中能听到细琐的开门声,知道那是室友回来了。有时候睡着了,倏地被说话声吵醒,知道可能他们又吵架了。一时间我很反感说话,因为上课用英文,出了校门是粤语,回了家又是听不完的湖南话。
          后来我开始痛恨这间小房,讨厌它的潮湿狭小。因为睡在地板上,天花板的距离那么远,夜里睁开眼甚是怕人。冷气机是坏的,一吹冷风便是吱呀吱呀的声响。薄薄的墙壁,挡不住隔壁的声音,更挡不住台风的吹袭。第一次经历打台风,疯了一样的雨水和风扫在床上,那面破墙抵不住水,洇得湿湿漉漉,地板的蜡又都是破的,水反到地板上,又浸湿了我苦心铺好的床铺。找中介、找房东、找管理员,样样不管。自己只能撕了胶带,一个一个地方的把地板的缝隙粘住,再祈求自己别患风湿。第一次在香港过冬天,竟然经历几十年不遇的寒潮。浑身上下没一件保暖衣物,只能缩着披着被子写研究报告。街上的人都穿上了羽绒服,我却还那件半厚不厚的线衣外套,深深的墨绿色有如自己抑郁的心情。
          最后一次返港收拾家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曾拿这里当作家。望着墙上悉心贴上的照片,柜子里摆的漂亮的瓶子,从台湾海边拾回的石子,在新亚展览上拿到的卡片,一沓一沓标记了笔记的reading,才知自己一年竟能积攒这么多物什。感叹当初空荡的一间房,竟然也有模有样。只是我再也没有住它,我宁愿抱着被子跑去同学家挤,也再没有住它一个晚上。因为合上眼,躺在狭促的空间内,又都是不愿想起的回忆。

  • 2010-08-30

    忽然一周 - [小生活]

    悲催的我在深圳湾口岸被海关人员告知,我的visa到25号结束。接下来的能待在香港的三天中,我每日赶早高峰地铁冲向湾仔,之后回大围疯狂地收拾房子,之后大肆采购化妆品进行离港前最后一博。

    中联办挤满了来办报道手续的学生,犹如我去年一样。匆匆地花了20港币开出了期满一年的留学证明,好为以后买房买车落户留足便利。尽管材料都齐全,但入境处还是告诉我除非在香港当一段时间的黑户,否则不能拿到下一年的签证。

    办事虽沮丧,但竟然遇到Karen和清雅,他乡遇旧友,自然又好多感慨,再依依不舍地分别。

    收拾房子之余,上网打发时间,鬼使神差地投出了一份简历,竟然火速收到面试通知。略去中间细节不讲,整个过程还真的十分顺利,称得上有交流有亮点有尊重的好面试。

    感谢我的狗茜同学。因为我害怕独居,狗茜十分慷慨收留了我两个晚上。狗茜窝虽小,但十分温暖,有新枕头有电视还有牛奶(泪奔……)。面试前夕,狗茜又慷慨借出高跟鞋白衬衣公文包等全套行头供我武装,狗茜,我真的好感动哦……

    因为签证提前离开了香港,只能又厚着脸皮投奔虎同学的深圳之家。实地考察后日让我对虎同学的生活环境大呼过瘾,三室两卫落地窗超大house,有山有水有大学,窗外远眺即香港,实在太过瘾了。感谢虎同学包住宿包三餐,还包深大一日游!

    26号夜里降落在天津,火速回家开始泡澡去角质敷面膜涂眼霜,忙到凌晨,只为一件事:我发小珊珊的婚礼!我和珊珊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还都是天津念的,我除了打扮光鲜亮丽点给娘家人挣点脸也实在不能给她的婚礼做出更多贡献。酒席很好吃,大帝王恢常不错,和老友相聚聊天感觉真好,典礼也很感动(感动的我眼泪汪汪的,具体就是我的好朋友真的就这样嫁掉了诸如此类云云),珊珊那日也非常婀娜多姿,每一套礼服都衬托出了新娘子的端庄美丽与大方。

    婚礼结束后,折腾一周的疲惫感上来了,双休日全部在仿佛大烟没吸饱的昏昏欲睡和折磨人的头疼中度过,另打包附赠壮硕痘痘一颗。老妈每晚给我刮痧,后背脖子全都刮的红紫红紫,看上去甚是吓人。

    转眼间周一又开始了,各人生活又恢复正轨。爽开始教课了,小林林依旧加班,鞠弟弟要飞去米国了,朱小姐你开学了么你好像一个暑假都没回过天津,而我呢,依旧在等待一家单位要我!

    但今日还是有好消息的,我的论文入选了!所以我今天还要吃灌饼夹里脊!

  • 2010-08-23

    但愿人长久 - [小生活]

    香港天气真好,还有太阳雨。

    有狗茜收留真好,小屋好温暖。

    麦太看到我很惊讶,我只好解释说房子到期了要过来收拾。

    大围还是那个样,我一直喜欢游荡的屈臣氏和万宁还是那个样,ladystory还是在卖半长不短的衣服,多了间茶铺,牛奶还是10.8两盒。

    沙田也还是那个样,那么多人,一田百货依然在打折,卓悦SASA还是挤不进去。

    过关的时候,才惊然发现自己的VISA是到25号的,而订了26号的机票,悲催了至极,还好心虎同学能收留一晚,不然又是巨大的悲剧摆在眼前。

    最近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每天都很焦虑,都想的不是正事。走在熟悉的街道,坐着熟悉的地铁,遗憾和伤感慢慢涌上心头。如果是邦邦在身边多好,可以带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起饮茶,一起看海,一起做巴士,一起逛商场,一起看墙上的照片,这些情景都不会实现了。并且是再也不会了。因为我的香港生活结束了。

    这个城市,这间公寓,随着冰冷的VISA和房租契约,和我断了联系,不管我是不是还对它存在感情。

    现实就是现实。

    振作点吧。会有下一个安居之地,希望快点到来。我一直这么期望着。

  • 最近决定减肥了,我想要那种细胳膊细腿的瘦,那样多好看啊。
    回家以后以宅为主,偶尔逛个街看个电影去趟健身房,间歇性找个工作。
    宅在家里真好!万岁!

    发几张西贡的照片吧,杠杠的。

     

  • 2010-05-29

    海洋公园 - [LIVE@HK]

    很久之前就想去了。过山车实在太过瘾了!

  • 后悔没有带泳衣。暖呼呼的太阳,凉丝丝的风,又细又软的沙子,很清很清的海水。玩的好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