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30

    忽然一周 - [小生活]

    悲催的我在深圳湾口岸被海关人员告知,我的visa到25号结束。接下来的能待在香港的三天中,我每日赶早高峰地铁冲向湾仔,之后回大围疯狂地收拾房子,之后大肆采购化妆品进行离港前最后一博。

    中联办挤满了来办报道手续的学生,犹如我去年一样。匆匆地花了20港币开出了期满一年的留学证明,好为以后买房买车落户留足便利。尽管材料都齐全,但入境处还是告诉我除非在香港当一段时间的黑户,否则不能拿到下一年的签证。

    办事虽沮丧,但竟然遇到Karen和清雅,他乡遇旧友,自然又好多感慨,再依依不舍地分别。

    收拾房子之余,上网打发时间,鬼使神差地投出了一份简历,竟然火速收到面试通知。略去中间细节不讲,整个过程还真的十分顺利,称得上有交流有亮点有尊重的好面试。

    感谢我的狗茜同学。因为我害怕独居,狗茜十分慷慨收留了我两个晚上。狗茜窝虽小,但十分温暖,有新枕头有电视还有牛奶(泪奔……)。面试前夕,狗茜又慷慨借出高跟鞋白衬衣公文包等全套行头供我武装,狗茜,我真的好感动哦……

    因为签证提前离开了香港,只能又厚着脸皮投奔虎同学的深圳之家。实地考察后日让我对虎同学的生活环境大呼过瘾,三室两卫落地窗超大house,有山有水有大学,窗外远眺即香港,实在太过瘾了。感谢虎同学包住宿包三餐,还包深大一日游!

    26号夜里降落在天津,火速回家开始泡澡去角质敷面膜涂眼霜,忙到凌晨,只为一件事:我发小珊珊的婚礼!我和珊珊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还都是天津念的,我除了打扮光鲜亮丽点给娘家人挣点脸也实在不能给她的婚礼做出更多贡献。酒席很好吃,大帝王恢常不错,和老友相聚聊天感觉真好,典礼也很感动(感动的我眼泪汪汪的,具体就是我的好朋友真的就这样嫁掉了诸如此类云云),珊珊那日也非常婀娜多姿,每一套礼服都衬托出了新娘子的端庄美丽与大方。

    婚礼结束后,折腾一周的疲惫感上来了,双休日全部在仿佛大烟没吸饱的昏昏欲睡和折磨人的头疼中度过,另打包附赠壮硕痘痘一颗。老妈每晚给我刮痧,后背脖子全都刮的红紫红紫,看上去甚是吓人。

    转眼间周一又开始了,各人生活又恢复正轨。爽开始教课了,小林林依旧加班,鞠弟弟要飞去米国了,朱小姐你开学了么你好像一个暑假都没回过天津,而我呢,依旧在等待一家单位要我!

    但今日还是有好消息的,我的论文入选了!所以我今天还要吃灌饼夹里脊!

  • 2010-08-23

    但愿人长久 - [小生活]

    香港天气真好,还有太阳雨。

    有狗茜收留真好,小屋好温暖。

    麦太看到我很惊讶,我只好解释说房子到期了要过来收拾。

    大围还是那个样,我一直喜欢游荡的屈臣氏和万宁还是那个样,ladystory还是在卖半长不短的衣服,多了间茶铺,牛奶还是10.8两盒。

    沙田也还是那个样,那么多人,一田百货依然在打折,卓悦SASA还是挤不进去。

    过关的时候,才惊然发现自己的VISA是到25号的,而订了26号的机票,悲催了至极,还好心虎同学能收留一晚,不然又是巨大的悲剧摆在眼前。

    最近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每天都很焦虑,都想的不是正事。走在熟悉的街道,坐着熟悉的地铁,遗憾和伤感慢慢涌上心头。如果是邦邦在身边多好,可以带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起饮茶,一起看海,一起做巴士,一起逛商场,一起看墙上的照片,这些情景都不会实现了。并且是再也不会了。因为我的香港生活结束了。

    这个城市,这间公寓,随着冰冷的VISA和房租契约,和我断了联系,不管我是不是还对它存在感情。

    现实就是现实。

    振作点吧。会有下一个安居之地,希望快点到来。我一直这么期望着。

  • 2010-06-25

    夏天的夏 - [小生活]

          去年今天领的学位证,那天好热,我穿着白衬衣系红领结还有大袍子,邦邦在体育馆外等我,我俩在馨香园吃了饭,然后去Life喝东西。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又毕业了。尽管香港的毕业典礼在11月份,但现在似乎与学校也没什么联系了。
          稀稀松松地找工作,好在等来了一份还不错的回音。市中心的繁华地点,还过得去的薪水待遇,时刻需要学习的氛围,单纯而亲密的小团体,这不就是我梦想的工作么?离记者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有时仍会想起香港的小世界,井然有序,繁华充实。从网上买了在香港时常用的面膜,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纸,浓郁的香气散发在整间屋子里。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那间小屋,怀抱着大熊,累得呼哧呼哧地睡过去。
          所以我要再次离家,再次孤独。
          邦邦的终于面签了。或许这就是宿命,我们总要倒数计时着相聚的日子,倒数计时着分别的时刻。这些天俩人一直跑在健身房里,互相压腿,并肩跑步,一起做瑜珈。我老是斜着眼睛,看他练瑜伽时认真又着实费劲的模样,心里偷偷笑。晚上就在鞍山西道或者白堤路上找便宜的小饭馆,并为又一次人均10元的晚餐欢欣鼓舞。昨天去了游戏厅,三十个游戏币转眼被我挥霍光,邦邦就在旁边看着我打小怪兽。看中了一个熊熊,终于夹到了,可那可恶的夹子左晃右晃,又把它甩了下去。
          夏天又来了,日子一天一天过。

  • 2009-09-10

    念書幾日 - [LIVE@HK]

          早上起來走路去地鐵站,坐三站地鐵到山腳下,再坐校巴到山頂上課,返之亦然。這就是每天上課放學的路途軌跡。
          這學期有四門課,兩們必修,兩們選修。但比起本科時一學期修十幾門課,似乎還要緊張很多。幾乎每門課都會有兩到三個presentation,以及一個final paper,每節課還會佈置幾十頁上百頁的中英文reading。相比之下,我的本科簡直就是在混日子,逍遙死了。
          老師的陣容很強大。中文新聞採寫的老師是壹周刊的總編,英文新聞採寫和媒介管理的老師曾是香港有綫的CEO,傳播專題研究的兩位老師分別是TVB的總監和製作人,攝影課的老師是路透社攝影記者,政治傳播的老師是馬英九的幕僚,另外還有各個畢業于美國牛校的理論課程老師若干。
          上過課的感覺就是目不暇接。很多東西要適應,比如説每位老師的英文、粵語及不標準普通話,還有每節課上面對的各種挑戰。同學也各有神通,目前了解到北大、人大、復旦、北廣、浙大、武漢、中山若干,還有不少在CUHK及浸會念本科的local。
          我幾乎每節課后都會爆發出“自己實在很渺小!”的感慨,然後面對一大堆reading list不知如何下手。看來初來乍到,是不太適應,呵呵。
          但有書念縂還是好的。我經常跑到人文舘旁的NA圖書館,那裏有很多最新的雜誌,TIME和Newsweek就不說了,《字花》和《印刻文學》這樣的文藝雜誌也看得到,連萌芽這樣的内地小衆雜誌都可以找得到,可見館藏實在很豐富。報紙也是每日更新,香港報業很發達,明報、大公報、文匯報、蘋果、星島、新報、信報……隨便數數就很多种。午飯后坐在一樓大廳的沙發看報紙是很爽的事,看累了就擡眼看看身邊走過的各國美女,管理員大叔還會很體貼地在下午日光強烈晃眼的時候,輕輕地把大窗戶的帘子拉起來。
          除此以外,在聯合書院的多媒體圖書館,也被shock了一下。一排排櫃子的古典音樂CD,絕大部分厰牌都很震撼,不乏黃標盤和大荷花,隨便借隨便聼。此外這個圖書館還會有定期的粵語、普通話課程,也有一些英文輔導課,預約就可以上。我上了兩節,老師都很nice,氣氛也很輕鬆。
          趕在六點之前去新亞的學生食堂吃下午茶很happy,一份套餐,大概包括個吞拿魚卷或者三明治、薯餅、沙拉配一杯飲品,十五六塊錢,挺公道。新亞還有全香港最便宜的紅豆冰,三元一份,紅豆多多,牛奶好喝。
          說著說著又說到吃,我果然是吃貨。一開始來的時候,覺得班上的内地生太多,有點水。但是上過幾天課以後這種失望的感覺就蕩然無存了。很多時候,學校的軟環境是不能單靠學費那麽簡單就能衡量的。這不僅包括了設施完善的圖書館、課室,包括風景如畫的校園環境,也包括了教師、校工和學生之間的平等與尊重。
          每天在學校來來往往,由衷感覺讀書還真幸福,生活的辛苦似乎也被沖淡了。昨天夜裏突然想到個問題,如果重新選擇,自己會去改變什麽。想到兩個答案,一個是要讀四年新聞係的本科,另一個是再也不和孫邦邦分離,呵呵。

  • 2009-09-03

    透亮 - [LIVE@HK]

    尖沙咀,海港城。

  • 其他的都只是形式而已。親愛,等待我們永恒的安定。

  • 2009-09-02

    逛街去 - [LIVE@HK]

  • 2009-08-31

    日子哇 - [小生活]

          來香港快一周了。房子安頓下來以後,就開始有宅女的傾向,也好像沒有什麽拍照的欲望。
          香港哪裏都是人。第一次坐地鐵的時候,以爲全香港的人都在地鐵站裏。第一次去銅鑼灣,以爲全香港的人都在崇光百貨。
          吃的倒還好,吃到有湯有水的東西總是很開心。水果雖貴,但葡萄櫻桃火龍果的成色比内地好很多。豆漿是冰的,價格也令人乍舌,但也縂忍不住買來解饞。
          白天無聊的時候,邦邦陪著聊天,就把那些見聞啊講給他聼。
          開始結交新朋友,比較開心。
          沒事的時候就看報紙,這裡報紙5塊一份,不過很厚。我一頁一頁仔細的看,廣告也看,色情版也看,什麽都看。
          我想我得讓自己不能寂寞下來。再有活力一點就好了。
          明天是學校的Orientation Day,會見到很多很多人吧,像我這樣傻不啦嘰的新生。哈哈。
          我決定把大部分時間花在校園裏,讀很多很多的書。然後每兩周就去一個地方,把香港大大小小的地方玩遍。利用長長的假期去旅行,初步計劃有臺灣、越南、廣東和新加坡。

          昨天去吃了傳説中的許留山,和新朋友。我點了一個芒果底燕窩什果西米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