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7

    香港的那些小事(三) - [LIVE@HK]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75673322.html

          留学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又自由又寂寞。
          自由的感觉还真好。没人管。吃什么,几点睡,买衫买鞋,统统自己做主就好了。寂寞的感觉也真糟。自习、食饭、逛街,也很少有人陪。这件T好不好看?没人参谋……倒是这样很省事,直奔主题,买完就走。
          少许几个好友。同住的粟,生活上多少有个照应。她男人不在的时候,也有很多夜晚是我俩比肩坐在桌前,各忙各事,偶尔说几句玩笑。粟是湖南人脾气,成天“你大爷的”,最后我听惯了,回到天津我也你大爷上了。粟还会烧一手好菜,可惜我和她俩作息不一样,蹭饭次数很有限。记得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俩散步去文化博物馆,照了很多相片,好像自那以后,就没有再出去过了。
          璐子是真真的一个伴。我俩好,大概是因为都喜欢跑卫生间(汗……),大概那时就一见如故了。然后都选的一样的课,group也都在一起。一开始我俩都爱学习,都是那种很早就到教室开始看书,后来又一起变堕落,为paper成天唉声叹气。后来我俩一起去尖沙嘴的美丽华参加会议,吃无比丰盛的自助餐,开心的不得了。再后来一块去台湾,整整十天泡在一起。在垦丁那个豪华大床田园风光的民宿里,我俩颇无奈地对视;在台北阴雨的晚上,又哀怨地想念各自的男人。再再后来,又一起去澳门,她那时闹唤什么要吃素,搞得我很多好吃的都没吃上……
          我很喜欢载誉。一开始认识是因为我们都住大围。她性格比我冲很多,跟很多陌生人说话都不犯憷,一开始也是她主动给我打电话介绍自己,后来又很彪悍地拉来一个老外给我们小组当present的话筒,哈哈。我特别喜欢她那个小本,把在香港体验过的各种东西记在上面,各种票据也有,看起来活像一本自助行手册。第一学期我俩有门课都是晚上十点下,经常结伴回家。她很瘦,但又很man,倍有安全感。她也离开香港很早,最近貌似也宅在家里呢。
          载誉拉来那个老外,叫Jeremy。其实我们只是共处了一个学期,但还是对他很有好感。几次交谈,感觉J还是那种美式中产阶级培养出来的正太,nice,谦和,又爱玩,又爱认真,又爱讲美式笑话。他仅会说的两句中文就是“我要喝啤酒”和“这个周末做什么”(他用后边这句话吊到了一个港妹,貌似现在已分手……)。我们一起去过一次深圳,他一直叫“spicy food”,后来吃了一顿川菜,又去了沃尔玛之类之类。J离开香港时并没有和我们告别,大概交情也没到这个份上。他回去后完成了在华盛顿的学业,现在成了密歇根大学的法律硕士,又学金融又学法律,这也是美式教育出来的少爷吧……
          我们班上还有一个少爷是上海复旦来的泓毅。至今我仍愿意打赌泓毅体重没有我重。瘦得完全成一条,还有疏于打理的头发,他绝对是那种出了门在外根本不理自己生活起居的男生。在上海上了四年大学的璐子跟我讲过很多上海男人的缺点,但我还是认真地从泓毅身上学习了很多东西。他虽然很独,很拽,但是做事很认真,也能承担很多重要的工作,也很有想法,虽然present水平差劲……值得一提的是我曾在联合的餐厅,听到过他讲上海话,上海男人讲上海话,绝对今生难忘啊……
          最后说说狗茜吧。狗茜是我离开香港后见到的最后一个朋友。最后几天,我一直赖在她的小屋里,享受着狗茜给予的关怀。我没问过她为什么叫自己狗狗,大概真的很爱狗吧。狗茜说话很大声,很有主见,很能干,女强人一型,又很温柔,很感性,很好玩。我的那些理想随着现实的变化,已经变得比现实还现实了,可是狗茜的内心仍旧有梦想。她最近在网上搞了个“时间银行”的长期活动(想了解详情请关注狗茜校内和facebook),我看了真的很感动,因为其实我已经很多不相信也不愿意想这些东西了,但是她仍愿意坚持。现在她自己住在大围,很辛苦地在工作,狗茜要一切都好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