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24

    这还是在正月里么?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59239089.html

          香港的春节来得快去得也快。天气迅速地回暖了,虽然还是总阴天,但可以穿单衣了。
          这种暖暖湿湿的天气,让我有一种在五月而不是正月的感觉。这边的年真的很冷清,没有大红的吊钱,街边也没有鞭炮和烟花留下的纸屑。
          年前分外恐慌,因为室友都走了,只剩下自己一个。除夕夜和班上几个留守的同学到旺角吃自助餐,算是年夜饭。七点多吃完了,逛一逛的闲心也没有,各自回家了。
           窝在小屋里,围着被子,把电脑放在腿上,一边看春晚,一边喝红酒,一边和邦邦聊天。不知不觉度过了牛年的最后一天。
          虎年是我的本命年。初一妈妈来,我陪她逛了两天。上太平山,逛海港城,遛中环,吃酒楼和茶餐厅。陪她试衣服,买化妆品,比在天津时有耐心得多。临走前一天,妈妈给我买了一只很漂亮的足金老虎吊坠。挂在脖子上,沉甸甸的。
          今年的情人节,邦邦托妈妈带来了礼物,一封信,一条水晶项链,和他小时候的日记。这是我第一次在情人节收到礼物,很开心。
          妈妈初四回天津,我开始忙活作业。这个年也就算过完了。写得烦的时候,就坐在桌子前像小老鼠一样一点点吃掉妈妈带来的各种干果和果脯。
          年前从图书馆借了很多书,也开始一点点打法它们。
          和雅雅重新联系上,在豆瓣上通信。但是燕这个家伙却许久不在网上路面了。文科班扯子帮又聚会了,她们还集体穿着红衣服照相,羡慕死我了。
          周一时,我交掉了申请材料,折磨已久的一件事终于也做完了。一份research proposal便写了两个月,又厚着脸皮拜托系里的老师写了推荐信,复印了各种身份文件,和那份不怎么漂亮的成绩,装在一个大文件夹里,交到了小米的手里。
          到现在,心态已经平和了好多。因为许多事自己说并不算数,是不是够格,是不是合适,要看别人的意见。无愧于自己就好了。
           当时拿到中大的offer时,以为是一个结束,对自己之前努力的一个句号。后来才发现,是一个起点,一个全新生活的起点。如果今年5月就结束了在香港的生活,那么也不仅仅是个句号,也是另一个生活的起点吧。
           外面的天又阴下来了,我想磨蹭到中午,给自己煮碗面,然后去学校上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