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1

    There's a danger in loving somebody too much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43350443.html

         就像受了病一样跑去图书馆,把《悲观主义的花朵》和《香草山》借了出来。这是两本截然不同的书。两本我都看过很多遍了。
         借到之后,迫不及待地开始看《悲观主义的花朵》,除了吃饭和接电话的打断,一直在看。由于看得太快,文字匆匆地在眼前扫过,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咀嚼,来不及对比与上一次看过的感受,就一下子掠过了。可还是想那样看,像把想吃的东西一口吞掉一样。
         书里有句话,敲打着我的心。“如果你不相信克制是通向幸福境界的门匙,放纵肯定更不是。”
         这些天每天下午或傍晚的时候,都得骑着车子出去,漫无目的地转一会,自己待一会,喘一口气。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我不知道应该想些什么,应该让什么东西充斥大脑,填补空白。
         我总是有没完没了的担心。担心分别,担心迷失自我,担心接触,担心需要。
         有时候看书,会无聊地比较书中的人像自己生活中的谁或谁。有时有小惊讶,有时有小失望。我很赞同人家说的“女人心海底针”,因为有时自己都摸不到内心的最深处。以前,会反复的回忆与强调,比对与重复。现在,则格外享受在一个人面前,所有雷达关闭,所有感官失灵的那一时刻。
         我想我应该拿起手边的《香草山》看上一个夜晚,驱赶上一本书带给我的莫名惆怅,然后继续树立对美好生活的信心。
         在刚刚读书的过程中,心里被掏出的那些话,突然又都忘记了。坐在电脑前,字也只能敲这么多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在韩国洗澡 2012-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