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9

    未央歌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43167547.html

        非得跨个年,才能看完《未央歌》。
        第一次看是在去年的暑假,那时拿着厚厚的打印版的书,躲在报社师父的隔间里,一点一点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人微微头疼。
        书才看了一半,就开学了。慢慢地,也就把这本书给忘了。
        今年暑假办了张天图的借书证,跑去借了这本书。厚厚的一大本,拿在手里颇有分量。墨绿色的封面,装点得分外雅致。据说《未央歌》是阔别许久才在大陆出版,作者鹿桥坚持使用繁体字出版,并要求永不拍成电影或电视剧。
    大约一星期的时间,把这本书读完了。文字太细腻,故事太缓慢,倒希望一直读下去读下去,不想让它结束似的。
        “当大余吻上宝笙的嘴边,我总算了了一桩心愿。只是不知道小童的那个秘密,是否就是蔺燕梅……”黄舒骏的歌里是这么唱的。
        故事太单纯,甚至鲜有对于战火的描写,以至于很多时候,都把那时的西南联大当作世外桃源。
        五月去昆明,竟忘了去西南联大遗址看一看了。

        广播台的音乐组曾经叫做“未央音乐广播”,因为有人说,音乐怎么会终结呢?
        其实很多东西,都不会终结吧。
        至少我相信着。


    “我想一个彬彬有礼的社会是较一个杂乱无则的社会容易处些,也和睦快乐些,因为人情究竟是差不多的。依了人情行事是会使最大多数的人快乐的。
    人家若是真心对你好,你也会希望他见面时招呼你一下。不是一低头过去。这是坏事吗?”

    “夜整个是另外一个世界。在这里“昨天”和“明天”在苦苦地挣扎着,撕虏着。夜里是没有“今天”的。”

    “我们贵在凋谢,我们因此才爱护容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he Cranberries! 2011-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