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3

    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侯鸟出现它的印记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40980652.html

          整场毕业晚会,照完了一张2G的SD卡,耗光了电池的最后一点电量。拍最后的大合影时,我听到有人在大声地叫我的名字,可是眼前那么多人,不知道谁在叫我,我也找不到。最后,我还是没能够融进人群里,只是匆匆地用相机记录下了当时那个混乱而兴奋的场面。
          散场的时候很吵杂,各种合影,各种组合。我穿梭在人群里,不断地被叫住,不断地回头,不断地张望。
          说真的,本来对这场晚会并不寄予什么希望,甚至以为它会荒唐、可笑。我拒绝了明希和丹荣的邀请,甚至不愿意在这场告别秀中抛头露面。我原以为,各种刻意形式的告别,其实无非是为了避免失望、避免缺少而去营造的一种气氛,而在好似自然规律的告别中,这又显得那么软弱无力。
          其实台上大多的同学我都不很熟悉,或许在宿舍楼匆匆而过,或许在去食堂的路上点头示意,又或许只是头脑里一个浅浅的印象。但当我用镜头对准他们的时候,突然觉得好羡慕好羡慕。他们可以花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的心思,原来他们可以放得开。原来在我心里过眼云烟的东西,在别人心中是那么重要。
          原来告别是需要一种情绪的。
          昨天去看小鞠的演出,那个狭小的空间让人感觉局促和不安。尽管我看了那么多场弟弟的演出,可依旧会觉得难过和失落。走出来,走在那条梧桐影子的路上,走过稍稍安静的一小段路,又开始着急,又开始慌张,又开始不知所措,终于还是缴枪投降,坐在河边悄无声息的哭泣。其实我很想放声大哭,可发现仅是抽泣也快耗尽全部的力气。那个时候,我真恨自己的矫情,真恨自己的不长记性。
          发现自己实在无法摆脱被一种消极的情绪所笼罩的情景。
          发现自己最近的很多情绪,实在无法形容无法理解。
          又想起以前木木最喜欢的《泡沫》,我点燃那盏灯火,在远方凝望着,空气都打开了,记忆随风散落……我一边哭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唱着这首歌。
          其实昨天回广播台做毕业特辑的时候,特别开心。我总是能在那两间小屋子里找到归属感。自在,得意,舒心。因为和他们相处不需要花费心思,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我可以犯贫,可以撒娇,可以正经,也可以蹦蹦跳跳。录完节目,一同去三食买雪糕,在食堂门口拧开饮料瓶子,那一刻心里好宁静。
          我到底要做个什么样的人呢?到底要经历怎样的感情呢?
          这些问号缠绕在心里。
          惶恐过,被别人中伤过,而在那时反倒觉得内心无比坚定。而面对温柔,面对束缚,自己却不知所措。
          第一次因为发现无法体察一个人的心情而感到挫伤,而难过得哭泣,竟然哭得那么伤心。是不是因为我太心急,太想去了解了呢?从前给自己设置的期望,是不是在无意中被抛到了脑后,而这次会伤到自己的,竟然是一种气息,一种情绪。
          放开吧。想清楚然后一条道走到黑吧,这样就会无怨无悔了吧。
          当真正面对故人,才发现自己还是很心疼。过去那些强化,那些指责甚至使我相信我可以恨,但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恨不起来,依旧因为往日的情谊而为之心疼与焦急。可这些,还能解释给谁听呢?
          终于发现自己有些长大,尽管很多事情依旧是止步不前,可也算拥有一段往事了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樱桃酱 2011-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