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3

    想当然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40389041.html

          起了个大早跑到学校,发现宿舍里竟然没有人,常挂MSN的燕燕竟然也不在线,搞得人很郁闷。
          还好宿舍里堆积了一大堆的书等着我看。翻完了一本有关香港的随笔,收获就是知道了香港虽然很热,但是室内的冷气很足,差不多18度左右,所以在夏天也是需要穿薄毛衣的。真是汗呐……
          李希光教授《畸变的媒体》写得很棒,但是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部分是各种访谈的录音整理。我一般看到访谈的东西就会跳过,因为觉得很费神很费心,又实在搞不懂那些人在接受访谈时究竟胡言乱语些什么。如果有机会,还是满想听一堂李希光的课的,他的书是国内传播界我读的最多的,甚至毕业论文还借鉴了大量他和他的团队的研究成果。一直觉得清华的传媒学院是搞得比较好的,虽然在名气压不过人大复旦,但给人的感觉是有那种活分劲的。
          钱钢教授的《旧闻记者》,看的时候想起了让我无限崇拜的吴风gg……一直念叨着再上一节吴风的课,可不知为什么每到周五都会有事,期末将近,夙愿难偿啊啊啊。钱钢教授也是我比较钦佩的一位老师,当年《唐山大地震》那本纪实文学写得多好啊,如果雅思成绩按时寄到,说不定我也会有机会去港大师从钱钢教授了。好在香港传媒是一家,今后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沟通~
          最近又开始听黄磊的歌。在世外桃源上挂机听《等等等等》,每次听到《橘子红了》的时候心里都感慨得不行。总是想起还是初三时候,自己裹着棉袍蹲在家里的客厅,看着鱼游来游去,耳塞里听着这首歌,那时还是卡带随身听啊。不过发现《边走边唱》这张专辑也很好听呐,我喜欢《边走边唱》和《啦啦歌》。发现听过了一大轮,自己还是个旋律至上的人,哎哎。
          前几天明希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在毕业晚会上弹琴。当时还真是心动了,学校里只剩下东艺的那家卡瓦伊没有摸过了,可犹豫了下,还是没应。隔了那么久,手指头早就僵了。现在宁愿在台下当个观众,老老实实地拍手言笑,这样多好,对吧。
          申请这一轮过后,就不怎么上寄托天下了,那上面好多人喜欢“想当然”,怪无聊的。仔细想想,自己有没有犯过“想当然”的毛病呢?肯定有吧。自己也吃过“想当然”的亏呢,也被别人的“想当然”中伤过。之所以想当然,是因为心里有一块地方发虚吧。就看你敢不敢承认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想当然2 2009-06-03
    徒步虎跳 200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