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7

    温故知新 - [我用音乐贿赂人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38045936.html

          心翼出场的时候,小小地振奋了一下。我终于知道,这个有着拙劣的键盘手和鼓点不太稳的鼓手以及口齿不太清楚的主唱的组合,他们迷人在哪个地方了。他们摆明就是几个野小子的乐队,就像在放学回家路上滚爬一身尘土咧着脏兮兮的脸傻玩傻乐的野小子一样,散发着粗野又有些羞赧的气息。
          我好像有点意识到,学校里的很多东西留下的记忆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刻骨铭心,或许因为大部分快乐的回忆中也掺杂着所谓羞耻和疯狂的痕迹,所以在趋于忘记那些的同时,也丢失了许多美好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心翼的歌,唤起了自己的某些遗憾和某些留恋。
          不管怎么说,很多事情确实是过去了,就好像我再也不能在学校中搜寻到的一些面孔一样。随着时间的一点一点移动,那些面孔,那些再也搜寻不到的面孔,注定会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我开始有点担心,担心自己再也看不到这支乐队,这支雄性荷尔蒙作祟的野小子的乐队,我甚至还没有一曲他们完整的小样,甚至还没有就记全他们每个人的名字。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想要“狠狠地”毕一次业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上会 2008-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