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7

    很平淡,很丰富:关于报社和师父一点东西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34357139.html

         这两天清晨上网的时候,都发现师父在线,看样子三十到初二他一直都没有歇过,不知道在报社忙些什么。
         我去年一月份开始去报社实习的,那时也是先忙两会,再忙过年,慢慢等出了正月,一切步入正轨。
         刚开始师父天天中午请我吃饭,还给我买雀巢咖啡喝,后来我都不好意思了,中午就跑回家吃饭。
         刚开始时师父经常带我出去,第一次进市局机关还有点害怕,我就躲在他身后,心想反正有他罩着。那时快过年了,各单位还发礼品啥的,我也跟着沾了不少光,后来师父就不带我去了,因为他觉得我可以自己出去了。
          我第一次出去是二月份,去天津养老院采访一个公益活动。慢慢地后来师父胆子大了,放心让我自己出去了,隔三差五就有活。说是采访,其实比较简单,不是开会的时候坐在记者席拿些材料,就是跟车出去到处转转。那段日子还挺快乐的,认识了不少前辈,也借机转了天津的好多地方。
         师父不在报社的时候,我就给他贴剪报。不过这项习惯在两个大夹子都贴满了以后就中止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给他剪报。
         其实我写的稿还是比较少的,大部分是报选题写关注,不少选题被师父夸奖过,不过稿子就不一样了。不是写完之后被他“雪藏”,就是登出来才发现面目全非。
         其实我俩之间的交流是比较少的,因为在报社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各自的事。他还有个毛病就是发短信总不回,这点搞得我很恼,于是在自己出去采访结束后故意不汇报工作,然后他着急了就会把电话打过来。
         其实师父还是很纵容我的,他允许我在清静时看别的书,宽容我出去旅行消失好几天。当然他也有无情利用我的时候,比如大清早给我打电话派活,或者烈日炎炎地抓我出去顶他当差。
         在报社实习的这段日子,断断续续来了走了很多实习生,我却一直在那。有时候挺高兴的,因为离记者梦又进了一步,有时挺沮丧的,因为自己的理想似乎在那里变得一文不值,有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待那么久,因为实习很久本身就很异类。思想起伏特别大的时候,我就会看看师父,他身上有很多能让我学习的地方,我有时就会想想他是怎样一点点做到应对自如的,他是怎样把感性的东西和现实安置排序的,想着想着就会平静许多。

         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去报社了,估计我的实习生活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了,所以把能想到的东西,都写下来。总的来说,很平淡,很丰富,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National Defense 2009-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