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4-13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231413942.html

    累,前所未有的累。这些日子一直是早八点到晚十点的工作,也时而到深夜。从过完年之后,就被工作和各种琐事拖住。但最不开心的还是吃的不好,每天吃快餐,垃圾食品,或者楼下超市里随便买的东西,只为填肚子。超级超级想吃妈妈做的饭,手擀面,汤泡饭,在自己家里舒舒服服地吃饭。

    昨天去了一个很神奇的聚会。在柏悦酒店的大宴会厅,我坐在那个主持人朱丹的座位,看到譬如马云打太极,任志强作诗,张维迎唱民歌,以及张亚勤等众企业家穿七匹狼走秀之类对于身心来讲都极为受刺激的奇观。用南南的话讲,那是满场干爹的聚会,笑死我了。

    在这之前,去采访了旅法青年钢琴家吴牧野,并正式把他列为我的男神。发现男生的帅,一看轮廓,二看鼻梁,三看鬓角。吴牧野有很好的家教,坐有坐相,站有站相,采访结束后,会很谦和地跟你说谢谢、谢谢。公关跟我讲,他来北京这几天,哪都没去,就闷在那练琴。周四晚上去中山音乐堂听了他的独奏音乐会,前三排全是琴童,最好的位置被巴黎银行及许多法国人所占领。如果说上半场的热情和大波兰舞曲相对平淡,下半场的24首前奏曲是非常非常不错的,有观众在第16首炫技结束后情不自禁地鼓掌。这场音乐会对于我最大的触动是,我能从他的琴声中理解到他是一个非常刻苦非常敬业的钢琴家,相反,却将成名看的很淡,因此他不需要经纪人,不需要商业代言,也并不急于与唱片公司签约。这在这么一个浮躁以及大多数有天分的人被名利绑架的社会里,显得非常难能可贵。当然,还有很重要的因素是因为他是在太帅,结束后女粉丝去送花,都全是红玫瑰。

    最近一直在读张彤禾的《工厂女孩》,她的文笔和她的丈夫彼得海德勒简直一模一样,也许是因为翻译的问题。她的祖辈曾在东北,在战争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父亲则是香港科技大学的副校长。她的家族逃亡台湾的那一章节,要比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写的好很多很多。这是一个记者,而不是一个作家,最可贵的地方。即便是描述自己家庭的故事,也显得相当的冷静与克制,更不用说她长年保持联络的那些在东莞的工厂女孩,她实际上已经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反之亦然,但是她依然能够以记者的视角,冷静、客观、直白地描述所有的细节。想到这,我不禁觉得连卡波特都要败下阵来了呢。

    但是很伤感。她的书中描绘的是那些从乡村到城市中来,最高学历也不过是高中一年级或者二年级的打工女孩。按常理来说,她们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我们甚至有足够的理由瞧不起她们。但是在张彤禾的书中,我竟然发现,其实自己和那些在工厂制造运动鞋或者类似商品的女孩并没有任何不同,我们最大的关注点在自己身上,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自己生活的更好一点,看起来更好一点,怎样改变自己的生活,以及时刻告诉自己,无论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只能靠自己。

    我向张彤禾提出了这个问题。”靠自己“在我看来,是最稀松平常不过的价值观,为什么这句话会特别地打动她,以至于在书中的每个章节都反复出现了这句话。张彤禾说,那是因为她在那些女孩的日记之中,反复看到了这句话。

    我依然焦虑,快要去德国了,但是我还有很多功课没有念,很多书没有看。德语也就还只会那两句。太焦虑了。

    今天匆忙写下这些,有点累,其他的感悟慢慢补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