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8-01

    在韩国洗澡 - [事业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220647689.html

    韩国电视剧《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有一个桥段,爷孙三代在澡堂里泡澡,爷爷问,什么是最幸福的时刻?有人回答是老婆生了大胖小子,有人回答是在公司升职,轮到爷爷回答,他说:“就现在!看着你们和我一起坐在澡堂里最幸福,我才是最幸福的人!”

    念着这部韩剧的场景,必须去韩国澡堂憧憬幸福一下。如今澡堂在韩国叫做三温暖,或者汗蒸房、汗蒸幕。有传说这是朝鲜时代世宗大王为替百姓治病而发明的,也有说是从600年前烧制陶瓷的窑屋衍生而来。传统的韩式汗蒸是将黄泥和各种石头加温,人或坐或躺,用于驱风、袪寒、暖体活血,在古代是贵族的特权享受。不过现在,汗蒸幕早已经从黄泥土窑的旧形式,发展成团聚会友、消磨时光的养生场所。

    韩国人洗澡不在家里。进了澡堂,换上浴服,肩膀搭块白毛巾,枕着方形枕头,就像躺在自家炕头一样,什么男女老少阶级感全都消失了,舒服又随意。对韩国人来说,洗澡不仅是舒缓压力、美容健体,还有联络感情的社交意义,澡堂里有洗浴、桑拿、餐厅、健身房、游戏厅,甚至可以过夜。有学者专门研究了韩国的澡堂文化,说传统概念里的都市空间是从公共空间到私人空间慢慢过渡的,比如广场、街道、庭院、住宅、卧室,可是韩国的澡堂子实现了从广场到卧室的一步跨越。日本有风侣屋,国内也有大众浴池,但却都不如韩国的澡堂一般,人们穿着一样的衣服一起看电视、洗浴、睡觉,这是因为韩国还保留着对于共同体的深深情怀。

    我选了首尔龙山车站附近的龙山汗蒸,因为这家够壮观,整整七层楼全用来洗澡。韩国最大的电子商业街就在附近,逛完电子产品,便能望到马路对面的七彩霓虹灯写着“Dragon Hill Spa,24 HOURS”。入口处有点时空错乱,居然是石狮雕像和小喷泉,穿过竹林布道是柜台处,有会说日语和中文的服务人员引导介绍。入口先交费,12小时10000韩元,过夜的话再加2000韩元。服务员会给你戴上感应手环,在里边要买吃的喝的全通过手环来消费。

    汗蒸的仪式感很强,得按照先后次序来。冲洗身体,泡药浴,更衣,包头巾,在不同的主题房里好好蒸一下,再到公共休息室看电视、聊天、打游戏,还没享受够的话,去捏脚、美甲,肚饿,吃个煮鸡蛋,喝大杯米甜汤,最后到休息区席地而睡,香甜地过一夜。

    周末的晚上,这里人气还真是旺。很久没去公共澡堂,一下子瞧见那么多同性裸体,突然尴尬起来。韩国的女人们倒是相当大方地走来走去,我遮遮掩掩地打算赶快逃进浴室,却被服务员阿姨叫住,真害臊。哦,她比划着,原来是想告诉我,手机可以放在她那充电——她桌上两排接线板,十几支手机排着队呢。

    自备了一大堆盥洗用品装在塑料盆里,谁料浴室东西更齐全,洗发液、沐浴液都是大支装,还有牙膏呢。里边分站浴、坐浴两种,还可以请阿姨帮你搓背。韩国人真爱搓啊,我都洗好了,在旁边的高丽参药浴池里泡上了,那边的大姐还坐在小板凳上卖力地搓呀搓,皮肤通红,肥皂泡沫一团一团地落在地板上。

    提前温习了韩国人最喜欢的“山羊头”包头巾方法,毛巾折三分之一,再折三分之一,一边往里卷,另一边往里卷,戴在头上,打开。把湿漉漉地头发包起来,换上统一的汗衫和短裤,摇摇摆摆地走向汗蒸室。在汗蒸室要识别哪些是外国人再容易不过了,面色通红,坐卧难耐,不停抹汗,最后落荒而逃的一定是了。一间一间的小屋子门口的电子显示屏都有温度提示,里头真是热啊,吸进去全是炽热的空气,地板烘烤着我的脚丫子,简直是在硬撑。不过看看韩国人闭目养神地享受着,甚至有的舒服地睡去,能听见轻微的鼾声,自己心里也默念着“再坚持一会儿!”。每间主题汗蒸室的功效不同,传统炭烧汗蒸幕可以帮助血液循环,天然软玉汗蒸幕能够治疗消化不良,松树木火汗蒸幕可以帮助瘦身、治疗神经痛,桧木森林浴屋能够减缓皮肤的老化,水晶盐蒸房能够提高皮肤弹性。韩国人相信通过给黄土和石头加热散发的热量,可以深入皮下,松弛肌肉,缓解关节疼痛,加速血液循环,将体内的废物排出,然后达到促进新陈代谢、消除疲劳的效果。

    大汗淋漓的畅快感真是不错,摸摸身上,也非那种粘腻的汗水,而是滑溜溜的,皮肤变的湿润。柜台上有卖面膜的,赶紧贴一个。这时公共休息室已经三三两两地躺着不少人,有些是一家三代,有的是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们,还有情侣,小孩子也不吵闹,乖乖地在那里爬呀爬。电视里演的是最近正火的韩剧《绅士的品格》,不一会,频道被调到了综艺节目,电视机前的人气更旺了,男女老少都聚精会神地仰着脖子,连墙脚下的按摩椅上那几位大叔也哈哈大笑起来。我玩了一会夹娃娃的游戏机,又去露台的躺椅上吹吹风,女友已经兴致昂扬地在美甲小姐推荐下挑选颜色和花色,于是我搬块小枕头来,歪在一旁,学着韩国人往脑袋上敲个棕色的烤鸡蛋,啜饮着米甜汤,美滋滋的半眯着。

    夜深了,抱着枕头跑到六楼的女宾舒眠室,今天就在这过夜。浴服就是睡衣,没有床,都是席地而睡,洁无纤尘。虽是公共空间,大家素不相识,却都像在家里一样自在。那一角落,一个年轻的韩国妈妈带着两三岁的小女儿,轻轻拍着她哄着入睡;那边的阿姨,完全不在意形象,摆成人字形早已经呼呼大睡起来。第一回和这么多人一起睡觉,倒丝毫没有别扭的感觉。这夜过的真快,没租被子也并不觉得冷,睡了地板居然也没有腰酸背痛的感觉。天亮了,起身离开,走进清晨薄雾,看见几个大韩航空的空姐拖着小行李箱走进入口,面露倦色的她们定是刚飞完一程,也过来放松一下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