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01

    法餐的甜言蜜语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216059889.html

     

    要是边吃边看,我肯定是奔着吃去的。俗话说一心二用不得。

    2010年《迷巷》在中国首演之后,法国NONO剧团的主创人员又借中法文化之春的机会来中国演出实验戏剧《法餐的甜言蜜语》。演出在万达索菲特酒店,周一是媒体日,所以观众全部是媒体以及法国使馆的人员。

    开始前,照例一群人在酒店七层的小会客厅social,鲜榨果汁啊鸡尾酒啊穿梭不停。话说中国人真的不适和这种西式social,因为谁也不愿意主动去结交朋友,大家的友情都是在餐桌上酒杯中诞生的嘛。我也站得无聊,只得和稍微相熟一点的同行侃侃大山,虚伪地互相恭维一下。

    媒体不少,但这依然是相当低调的一场演出,票价相当昂贵,1580元每位,当然考虑到在两个小时内可以欣赏到法国顶尖剧团的演出以及九道法餐,还是划算的。在演出前三天,我才看到大麦网开始放出票务信息,至于我,小清新当然也只能在豆瓣上发现这些东西啦。

    从进入餐厅开始,演出就算正式开始。大门打开,侍者满面笑容地递上一杯白葡萄酒。餐桌围成了四方形,大家环绕而作。演员呢?我反正看不出谁是演员,或许就坐在你的旁边。

    食物相当考究,容许我得瑟一下,因为在漫长的法餐进食过程中,让你不感觉乏味的餐点真的很少。

    配酒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白葡萄酒有一股很浓重的皮革味(同事语)。红葡萄酒很喜欢,但是好像醒得有点过了,第一口很醇美,但是放了五六分钟后再喝,就有点涩口了。餐桌上还摆着依云矿泉水供佐餐,餐具也相当细致。

    --------------------------------

    开胃菜  Appetizer 1

    鹅肝双拼-鹅肝菌配冰酒着哩、鹅肝酱

    开胃菜 Appetizer 2

    大明虾-生虾片、鱼子酱和大虾沙拉

    汤 Soup 

    美国番茄清汤配芝麻菜小饺子 

    鱼类 Fish Course

    煮三文鱼配黄瓜汁 (黄瓜汁异常清香,非常喜欢)

    主菜 Main Course

    慢烤澳洲牛柳配小洋葱和黑菌,羊肚菌汁,烩樱桃番茄、土豆 (牛柳好大一坨,绝对吃不掉,黑菌很棒)

    芝士 Cheese Course

    卡门培尔芝士配葡萄和芝麻卷

    冰霜 Sorbet

    芒果冰霜配白兰地姜饼 (这个很赞,芒果味好浓,姜饼也好吃)

    甜点 Dessert

    焦糖泡沫,巧克力奶油,可可冰霜,巧克力千层酥 (甜品只尝了一口,我算很嗜巧克力的人了,但这道实在太甜)

    点心 Mignardises

    蛋白饼干,果仁巧克力,开心果蛋糕 (甜品太甜,马卡龙也是甜的,味觉暂时不灵敏了,几乎没有吃出蛋白的香甜味道,到这道时已吃太撑,什么都品不出来了)

    -------------------------------

    好了,言归正传,说戏。

    这部戏由Marion Courtis创作、Serge Noyelle执导,并经过中文改编,以法文、中文及英文演出。

    整部戏没有任何的故事情节,坐在观众席中的演员在吃饭过程中,会突然发话,有时是一段絮絮叨叨的独白,有时则会纠住你哇啦哇啦问个不停。在官方介绍中,这段话可以比较好地概括这个戏的特征:“一张替代了舞台的节日餐桌突出了飨宴之乐。宾主们互相了解,互相驯服:每个人的位置都是不固定的。他们一起分享一顿由九道别出心裁的菜肴组成的大餐,陪伴这些菜肴的是葡萄酒,还有他们的思考,离题的话语以及构建的叙事。 ”

    20世纪80年代初,导演Serge Noyelle成立戏剧图像工作坊(Atelier Théâtre Images),2000年,这个工作坊变身成为Théâtre Nono,这个剧团建立在诗意的思考、身体的空间体验以及超现实主义之上,在这里,各种层次的创作并列在一起:舞美、作曲、文本与剧本创作构成了剧团追求的框架,而剧团的追求始终是设计新的舞台空间布局、吸引观众的独特形式以及打上激进性印记的造型世界。导演Serge Noyelle同时也是造型艺术家,他创造了许多非常新颖的剧目,文本呢,使用了大量的诗歌、音乐的语言,当然经中文改编后会有些许变味,比如融合北京烤鸭神马的我就非常不喜欢。三联采访剧作者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戏的名字是编剧的一个文字游戏。‘entre这个词根的意思是‘之中’,mets是菜,这个词是现成的,法国人听到这个词会联想到很多内涵,比如在席间、餐桌上,一道菜和下一道菜之间的这个时空的情景,发生的事情。’玛丽蓉·库特里解释说,‘entremots仿造了这个词的结构,mots的意思是言语,整个词义为话里话外,言语之间。我们可以想象,人们在吃饭的时候,一方面把食物吞食了下去,另一方面把言语吐了出来,所以这是一个进和出的过程。人们如何共进一顿晚餐呢?分享的既是食物,也是言谈。餐桌上总是会有一些话题,而这些话题正是我们这个戏的注意力所在。”

    太意识流了是吧。那么中国的观众反响如何呢?有四个字,叫不知所措,还有四个字,叫顾不上来。哈哈。

    基本上眼花缭乱的餐点已经迷惑了在场绝大多数观众的眼睛,大家只顾的埋头吃埋头吃,两道菜的间隙,还要拿起菜单研究下下道菜是神马。若你不了解这种艺术形式,大多人会在后半程开始觉得乏味与无聊,再加上三种语言的使用,经常会让人觉得跟不上。当然,演员是很投入的,那些若有若无漂入你耳朵的话语,在叮当的刀叉碰撞餐盘的声音中,还真能留给你许多沉思。但尴尬也是有的,比如一位演员突然走向一位正埋头苦吃的女士,试图与她互动,那位女士臊了个大红脸,你看,尴尬了。

    不过,你能说人家戏不好吗?只能说观众不够深刻。不不不,这太刻薄了。喝茶嗑瓜子边看戏,才更符合中国观众的欣赏美学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