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24

    不要让夜雨把我吵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208361251.html

    在很难受的时候,我总是会找一本老书,叫做《悲观主义的花朵》。第一次看它,是从南开的图书馆里借出来的,那本已经很破旧的书放在我床头,被翻了好几遍。后来,毕业的那年夏天,又从天津图书馆把它借了出来,找了一个下午,静静地读完它。在后来,在香港那间学校林立的书架中,又借了它出来,继续放在床头,临睡的时候看。

    好奇怪,书中很多文字我都能背出来了,但是我却从来不曾拥有过这本书。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相遇。

    刚刚下决心一定要买一本,留在身边,想翻的时候,翻出来看。

    我和前男友提起过这本书的细节,讲过自己有多么喜欢这本书,他说我爱钻牛角尖。昨天和另一个男孩子打电话,他问我说,那些文章是你写的吗,怎么你对别人都挺好的,偏偏老跟自己过不去。

    哈哈哈哈。

    我干笑了几声,不知道说什么。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个月的相识,他还真是了解我啊。

    今天北京下了很久的雨。其实这场雨本该是昨晚下的。昨天晚上我很早就关了电脑上床睡觉,为的就是尽早入睡,不要让夜里的雨把我吵醒。谁知道,早晨天还未亮起来写稿,拉开窗帘,才发现雨才开始一点一点地敲在窗子上。

    这一天过得极其郁闷。冒着雨去参加了一个傻叉的发布会,那分明就是一个欧洲人的文化输出,还夹杂着某位商人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为女儿捧捧臭脚。我看着台上那些人跟小丑一样演戏并自我陶醉,很想愤而起身。可惜那个报告厅的出口正好在演讲台的旁边,下面乌鸦鸦那么多高贵的文化参赞,我真不知道该如何体面地逃走。

    而究竟为什么郁闷,心里清楚得明镜一样,却没办法说。

    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会不会埋怨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不能更加快乐的生活?

    晚上突然很想看一个老朋友写过的文章,于是在谷歌里用各种关键词搜索,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篇。明明记得很清楚的标题,叫做岛的故事,但却好像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地消失在浩如烟海的互联网之中。够笨了,为什么我想要重温呢?那明明是一篇很伤感很伤感的文章。

    我大概想再次了解他人笔下细腻的情感究竟是如何。这源于一个陌生人的留言:“百度‘林薄蚊未生’的时候,无意摸到你的博客,看了一篇为情所困的文,又摸到这里,打个招呼,四月安。”

    对不起,我违约了。

    分享到:

    评论

  • "岛的故事"?这名儿听着好熟...是我当年写在nkbbs的帖子么?
    回复colinsj说:
    嗯。。。
    2012-04-28 15: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