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22

    这里打下的字,到明天也许都不算数了 - [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207782486.html

    不管怎么说,心里的伤口在慢慢愈合了。

    晚上收拾东西,找出前男友的几件旧衣服。分手太匆忙,只把戒指还给了他。明天发个快递走吧,省得每次打开衣柜找东西时再伤神。

    又回到那种状态,一首歌可以听很久很多遍。现在变得信命,而什么决定命运?是性格。即使清楚自己的软肋和短板,仍不能做到去矫正它们。最大的弱势是不肯相信,不肯相信那个人是爱着你的。

    最大的恐惧是离别。那天在影院里看铁达尼号,我眼前不断重现的画面,是与前男友分别的情景。最后的分别,他站在家门口,告诉我闭上眼睛,然后慢慢地抽出手臂。等我睁开眼睛,他已经不见了,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次出国,还会不会回来,我只知道今后我们再不会相遇。于是那天,我在影院哭的稀里哗啦,尽管身边有一个肩膀,却还不敢依靠。

    也尝试着与别人去复述过去那段失败的感情,但怎么也讲不好一个故事。我们俩的感情承载了很多人的希望,我的爸爸妈妈,相信在他父母那里也是,还有周围的朋友,共同的好友,和一些不相干的人。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在还深深相爱的情况下分手,也无法笼统地说谁被谁抛弃了。到现在,我的笔名依旧是他的名字,但在我的生活里,他的痕迹越来越少。

    分手后几个月,还是完全缓不过神,好像一点都不难过。直到开始有别的男生表示好感时,才渐渐反应过来。我开始在每一个深夜痛哭流涕,彻夜彻夜不能安眠。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为什么流眼泪,只知道那些泪水源源不断地从身体流出来,哭到最后手指头脚趾头都是麻麻的。

    再后来,尽管还是会不经意间想起他,但已经没那么难受了。但是,没人能救你,这就是我最讨厌的绝望感。

    所以,每一天都几乎是精疲力尽的。在骨子里,我是个很懦弱很懦弱的人,我不想什么事都自己承担,我很想很软弱很脆弱地躲在一个人的怀抱里,只做一只缩头乌龟。外界的干扰、所有的纷争都与我无关。我想把自己的世界缩小到两个人,只有我和他。

    真的好累,每天都有无数的梦境,那些梦的主题无非就是寻找与离别。

    后来,我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个很好的男生。他对你细心周到,彬彬有礼又亲近可爱。他总是第一个体察到我的需要,带我出去玩,吃好吃的东西,陪我做想做的事情。在人群拥挤时,他会轻轻伸出手臂揽着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侵扰。更珍贵的是,他从不炫耀自己的长处,诸如去过多少地方,有过多少令人欣羡又咋舌的经历。他鼻头沁出的汗水,晒得黑黑的手臂,那种温柔与可爱简直让人无法抗拒,我喜欢坐在他的副驾驶,喜欢瞧他的肚腩,以及在发过一条微博之后,不出所料地等来他的回复。

    但是这种温柔也要结束了。过去一个月,像是云里雾里般,然后时间提醒你,到点了,醒醒吧。真像做了一场梦啊,尽管在梦中,你被细心地呵护和珍惜着,你也要和这梦境说再见了。又是离别,又是该死的离别。

    那天深夜我们一起回到天津,他开着车一丝不差地把我送到家的窗户下。我把自己砸向床,手机里响起他的私信,那时突然意识到,那寥寥几个字已经不能让我再次释怀了。那天的梦中,我的心扎扎地疼,疼醒了,还是扎扎地疼,生理上的疼。

    过去几个月真的太疲惫,又瘦回了九十斤,正正好好。睡得有多晚,我都会在早晨六七点的时候醒来。打开家的冰箱,里边是满满当当的食物。楼下的海棠与梨花,吱吱呀呀茂密地开着,一切都那么欣欣向荣。

    屏蔽一切自己不想知道的讯息,只想自己的事。我究竟多久才能够痊愈呢?谁知道,如果再有机会给我那个壳子,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壳子,我依旧向往万劫不复,永无来生来世地沉溺其中。那永远都不会够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