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25

    陆客上岛记 - [事业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140046432.html

     因为在香港读书的缘故,便有机会在台湾自由行开放之前,拿到一纸入台证,去窥探海峡那边的秘密。

     

    我们从香港出发,从高雄开始行程,一直玩到北面。这其中,不仅路遇许多从前在电影、偶像剧、小说或是唱片中见到或听到的景象,也因为是个年轻的大陆女孩子,获得了好奇目光以外的、出乎意料的礼遇。这一路以火车、捷运和大巴代步,不住星级酒店,吃夜市小吃,半月下来,搭上往返机票和为亲友购买的礼物,也只花了5000港币,或者说,学生妹穷游台湾,不贵,划算。

     

    青年卡与民宿

     

    台湾欢迎年轻人。1530岁的游客,在机场、火车站、捷运站之类的地方,拿着护照,就能办一张实名的国际青年旅游卡(YTC卡)。它能够帮助你在路上享受交通、住宿和景点门票的优惠,即使是购买凤梨酥、高山茶这些特产,商家也会看在青年卡的面子上,给你折扣。

     

    就因为这张卡,我们住进了花莲的警光会所。那是一座隐匿在花莲市中心半山上的宅子。一间带24小时热水、电视、网络、洗衣机、烘干机的双人标准间,只需要400新台币,换成人民币每人均摊下来,也就是50块钱一个晚上,这个价格在内地大概只抵得青年旅舍的一个床位钱。那次还附送了自助早餐,朴实却非常周到,豆浆、牛奶、三明治、皮蛋粥、果酱、炒米饭和蔬菜沙拉,全都颇有诚意地被摆在干净的盘子里,还在冒着热气,你只需要吃完它们,像大学食堂一样把餐具丢到回收处,就可以上路了。

     

    当然也住过民宿。屏东的垦丁大街是这一路上见过的民宿最集中的街道。那些两三层的小房子,都是当地人自己的产业,装修得红黄蓝绿,特别花俏。房子门前,若不是有皮肤黝黑、哄着孩子晒太阳的年轻妈妈,就是一位讲着闽南话、穿着松垮背心、拣着菜的阿婶。她们大多有好心情讲价,听你说话是带儿化音的国语,哪怕谈不拢价钱打算走人,她们也会热情地朝你大喊,“没事的话,吃完饭过来聊聊天嘛!”

     

    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民宿内部大多装潢考究。要是赶上男主人在家,他会很耐心地陪你一间一间地挑房间,给你讲他们花了多少心思在设施、电器和家具上。确实,1000新台币左右的标准间,不仅有静音空调、按摩浴缸、豪华大床和液晶电视,转换插头、饮用水也配备齐全且不加收费,而且,推开窗子,便是绿草如茵的南部田园风光。

     

    大学门外的咖啡馆

     

    这一路台湾行的另一线索,是依着大学走。高雄的国立中山大学躲在深深的隧道的另一侧。那一段昏黄灯光下的路,看不太清前方,却能清晰地听到有人骑着单车欢快轻盈地擦身而过。出了隧道,就简直是一个新天地——参天古柏,红墙青砖,优雅古朴的一座大学城。这学校果然是依着海建的,那海的名字叫做“西子湾”,漂亮的椰树在傍晚的阳光下摇曳,海浪一点一点地粘在沙滩上舍不得离去,几个正在戏水的学生青春的声音传来,教人又欢喜,又感激。

     

    台南是古城,那里的成功大学里尽是树龄百年的古榕树,修建得当的草坪成片望不到尽头,你想,那个桀骜不驯的女作家龙应台,当年竟然也是抱着书本、在这样幽静的校园中走来走去。台北淡水的真理大学,每一座教学楼都仿若教堂般端庄、优美,郁郁葱葱的植物爬满了围墙,似要好好保护虔诚的进修者,不时有穿着制服和尖头皮鞋、梳着马尾的女学生,三两个成群地沿着窄窄的山道下行。

     

    台湾师范大学周围就是著名的师大夜市,小贩的摊子延绵几条街,左手捧着奶茶,右手举着鸡排,一路逛着,热闹又好看。要是仔细找,藏在楼宇之中的还有不少二手书店,能淘些玩意儿。不过,还是台湾大学门外的罗斯福路更叫人心动。因为那条路的巷子里,有一间咖啡馆,名叫“海边的卡夫卡”。

     

    若你碰巧也听过那张《卡夫卡不插电》的唱片,大概也会如此激动。是的,它白天是个乖巧的咖啡馆,稀疏地坐着来温书、上网、喝咖啡的年轻人,晚上,便是台北有名的Live House。那张07年推出的唱片,便是八组台湾独立音乐人一年时间内在这里的现场演出结集。CD里,有自然卷奇哥、熊宝贝、橙草这些民谣歌手和小乐团有趣而奇怪的表演,还有一位叫做“easy”的年轻人在入伍前,弹着吉他,用微醺的腔调喊出“卡夫卡是咖啡馆吗?卡夫卡是夜店!”

     

    路遇台湾人

     

    隆冬一月,台湾却暖的宛如初夏。所以我揣测也许盛夏并非是游玩的好时机,那时气候炎热湿漉,也会常有讨人厌的台风。

     

    而冬天的南台湾是大大的太阳,一路晴天。沿着花东海岸北行,能看到波澜壮阔的大海,那是真正的太平洋。当走到台北,看着飘在空中雨滴,以为那真如孟庭苇的歌里所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没想到再往北走,去了基隆,那才是真正的雨都。

     

    这路上遇到不少有趣的台湾人,即使是在“深绿”的南部,大多当地人仍对我这大陆姑娘展示了热情。台南市一家文具店的老板娘,只是在她那买了张两块钱的卡片,随口问一句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她便跳起来,拉着我唠叨三条街以外的一家牛肉汤,怕我不识路还专门花了地图,我笑着和她告别,她还要补充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鸡婆(罗嗦的意思)啊,我小孩都嫌我鸡婆咧!”

     

    之前在垦丁,和其他驴友一起凑钱包出租车出行,那位师傅带我们从早玩到晚,看尽了巴士海峡的风光。每到一个景点牌子,他都要抢过我的相机给我拍照,口里不停念着,“这样你回去才记得自己玩了哪些地方……”快回去时,他才羞涩地吐露,开出租没钱赚,到了四十岁还没娶到老婆,这次家里亲戚帮他在福建省相中了一个姑娘,他马上也要去大陆接她来过日子,“你们那边迎亲有什么习俗吗?我虽然穷,可是家里也有三间房,我会好好待她的。”他眯起眼睛,像是要把这些话说给那从未谋面的新娘听。

     

    初次听到台湾腔的普通话,心里有种“幻灭”的感觉,想着“哇,原来真的有人像偶像剧里那样说话!”到了后来,就格外爱听便利店里年轻店员的那一声“欢迎光临!”,他们会把“光”字发得特别长,一边念,还一边忙着手里活,透着十足活力和热情。而台湾人的这种活力与热情贯穿了我的整个台湾之旅。就好像我第一次站在海边吹到真正来自太平洋的风,有点猛烈,也很清爽,过后又觉得温暖。

     

    *刊登于2011年6月27日《经济观察报》第53版 台湾自由行专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夏天的夏 2010-06-25
    记录的妄想 2009-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