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25

    王自健说相声 - [事业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140045452.html

    尽管2009年才出道,但27岁的相声演员王自健的确火了。想听现场,观众得提前半个月在淘宝上订票;优酷上,王自健的相声视频关注度一路飙升,点击率都是以百万计。

     

    他顶的是“敢说的相声演员”这顶帽子。一到演出的时候,王自健上来都会点评一下时事热点,从李庄案到药加鑫,从萨达姆到利比亚,从油价上涨到日本核危机,倒也像是个脱口秀——他就扮演个时事评论员的角色。

     

    比如他谈聊药家鑫,“一个叫‘涨工资’的,药家鑫,很残暴,打死都不冤。但这是为什么?如果我们国家保险、医保健全的话,这样的事可能就不会发生。” 又比如李庄案,王自健把这些话放到了相声演出的台面上,“给犯罪嫌疑人辩护是律师的职责,这是职业道德……没有这种操守,中国的法制化无从谈起。”过日子的话题他也说。比如油价、物价,他家住在回龙观,每次给车加油,“油枪往油箱里一插,就像插进我肺管子里”,引得观众阵阵哄笑。

     

    “这是我自创的,但不敢说是先行者。”王自健这么解释他的风格。他愿意把自己对社会、政治的热点新闻进行一番诙谐的解读,是想借相声来引发观众的一点思考。他把自己称作“善良的相声演员”,而观众们也买这个帐,愿意从他那了解一些世间万象。

     

    王自健是“第二班”的创始人,草根相声演员,纯正北京小伙子,大学毕业以后干了7年媒体,才跑来说相声。他一直坚持小剧场演出,也因为观众的喜欢,被封了个“小王爷”的昵称。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愿意这么说相声,每次都加段时事点评?

     

    王自健: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北京老百姓茶余饭后聊的就是国家大事,这是北京人的性格,这也是北京人生活的方式。我就是在这个方式下熏陶出来的。不管是是开出租的、小卖部看摊的、卖烟的,他们会关注新闻,不管懂不懂,看了就会评论。这就是北京人生活的快乐——相声是传播快乐的嘛,那我就这么说。

     

    经济观察报:但北京相声演员很多啊,并不是各个都像你这么说。

     

    王自健:很多人容易“匠气”。比如说你是一位景德镇的工人,做陶瓷花瓶特别好,然后你这一辈子就做一个陶瓷花瓶,也能卖的特别好。就这一件作品来讲,你是大师级,无懈可击。但没有活跃的感觉,这就是“匠气”。有些相声演员也会有“匠气”。

     

    经济观察报:相声有教育人的功能吗?

     

    王自健:这问题有点挑事儿。郭德刚先生的话很明确,“先搞笑,再说其它的。”我现在可以做到搞笑了,那我追求一点其他的,但是谈不上教育人。我的相声不会很大众,是局限在城市里有吃有喝、有稳定工作、吃饱没事干的人来听的相声。我只是把我知道的东西,用我的观点做个表达,但不是告诉观众要做什么,我又不是老师。我就是告诉你这事,我是这么看的,你不同意,咱们相互讨论。我希望引发大家的一些思考,仅此而已。

     

    经济观察报:但是你点评的时事,比如药加鑫、李庄的案子,都是沉重的东西,却要让大家笑,这不矛盾吗?

     

    王自健:相声就是我说话把你说笑了,你把兜里的钱给我,这么一个事。所以这种方式本身就是相声手段。比如说前清的相声,说着说着也会“咱要说这西太后……”,民国时“咱要说这袁世凯……”,台下也会笑。文革后,压抑了十年的相声演员一上台,“江青这个婊子……”,台下哗鼓掌。这只是相声的一种搞笑方式,我把它变得可以用。

     

    经济观察报:迎合观众和表达观点,哪个重要?

     

    王自健:我只表达自己的观点,但不输出自己的价值。我是个小众演员,听我相声都有自己的判断力。我是个善良的人,有的事我觉得我应该去说,那么就去说说。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来听你相声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王自健:天南海北,哪都有,反正都是中国人(笑)。

     

    经济观察报:有特别理解你的观众吗?

     

    王自健:我觉得不重要。他来听相声是图一个乐,我来说相声是为了挣钱,其实比较单纯。

     

    经济观察报:你对自己的尺度满意吗?还是想再突破一下?

     

    王自健:我希望做一些更多能“嚼”的东西。我承认我的相声特别“快餐”,火爆有余,回味不足。但需要时间来磨练,可能一年出一个两个,慢慢来。我是对自己要求不算低的人,所以对作品不轻言满意,只能说“今天这段发挥得不错”,但不尽善尽美。

     

    经济观察报:政治的事说太多,你怕有人找上门来吗?

     

    王自健:没人找我。第一,我不撒谎,不造谣;第二,我的观点符合普世价值。城管的事我常说,我希望用尽量荒诞、调侃的手法来表现。我认识一邢台的城管,有事给他打电话,他就老跟我说今天抄摊去了,砸了多少摊,但是打他电话的彩铃就特别讽刺,“邢台城管,文明执法,礼貌待人,城市是我家,市容靠大家……”我把这段子说出来,观众就会觉得又讽刺又好笑。

     

    经济观察报:你有想赶超的目标吗?

     

    王自健:现在我认为最牛的就是郭德刚,而且我觉得我赶不上他。他是救活相声的人。我希望能形成自己的固定的风格,然后尽可能的演绎下去。

     

    经济观察报:相声演员是你的梦想吗?

     

    王自健:我还好。这是我喜欢干的一件事,但没有梦想中的职业那么高。我最理想的是攒几年前,去德国、美国学个机械什么的,回国融点钱开个造汽车或者造电视的公司,直到做出成绩为主。咱们中国的基础制造业不行,这不是科技的差距,在于中国人不乐于把不能立刻变成钱的项目提上日程。如果我有能力,我想做这么一件事。这就是我的理想。

     

    经济观察报:你想上春晚吗?

     

    王自健:我向往春晚这个平台,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能看见你。但是,我不想上的原因,是因为在现阶段,我很难做到既是我的风格,同时也适应春晚的平台。我目前做不到这个,所以我现在不想去。

     

    *刊登于经济观察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陆客上岛记 2011-06-25
    夏天的夏 2010-06-25
    记录的妄想 2009-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