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28

    有关陈志远 - [事业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eacestreet-logs/123712399.html

    病了七年,316日,陈志远在台北去世,终年62岁。

     

    不知还有多少人能对过往的台湾流行音乐如数家珍,特别是那些印在磁带内页上的名字。2005年因癌症逝世的梁弘志,2007年猝死的马兆骏,这个月离去的陈志远,这些名字一个接一个离开我们,曾经那段台湾流行音乐的好时光,就这样逝去了。

     

    但对于大众来说,陈志远并不能算是陌生男子。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段民歌传唱风潮和都市流行乐走红的岁月里,编曲 陈志远五个字,几乎是每张唱片里的固定关键字。据不完全统计,陈志远的作品超过一千首,而在飞碟唱片——台湾流行音乐史上唯一能和滚石抗衡的唱片公司,每一位称得上时代偶像的歌手,都唱过陈志远的歌。

     

    塑型者

     

    陈志远所做的工作,像是一个音乐裁缝,为歌手披上音乐华服。他不是全才——他作曲,关注的是旋律,不写词;他编曲,看中的是曲风和配器,不唱不作。

     

    说他是塑型者,主要因为两个原因。其一,作为配器高手,陈志远是把交响乐、民乐和电子舞曲等中西乐风融融入台湾主流音乐的关键定型人物,直到后来的台湾音乐,从配器上听,大多还在走陈志远的路——用大气的框架,做中国式的味道,反映大众的情怀。

     

    其二,细数曾与陈志远合作过的知名歌手,凤飞飞、陈彼得、蔡琴、潘越云、苏芮,张艾嘉、齐秦、李宗盛、王杰、张雨生、姜育恒、黄舒骏、郑智化、小虎队、林忆莲、张清芳……陈志远对这些人物的曲风、个性和风范的形成,都起着不可或缺的定型作用。

     

    1980年,李建复《龙的传人》腾空出世,那充满热血、气势磅礴的乐曲编配,便是陈志远早年音乐生涯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是陈志远塑造了齐秦的形象。乐评人李皖曾评论,陈志远在古典交响乐上的造化,尤其是以键盘、midi、电子音符所架构起的冰冷的城市意象,成为最好的背景。

     

    在华语流行音乐史上具有突破性标志的苏芮《搭错车》专辑中,陈志远和当时另外四位大师李寿全、梁弘志、候德建、罗大佑联手合作,在音乐上把弦乐、摇滚、硬摇滚、爵士等曲风相糅合,使这张专辑成为经典。

     

    逐浪者

     

    有人说陈志远是在李双泽唱自己的歌口号后,扛起复兴民歌大旗的人物。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回顾他的创作会发现,他最显赫的作为并非在民歌方面,而是在流行音乐领域。

     

    事实上,对于陈志远最公允的评价应该是:他促成了台湾流行音乐由民歌时代向工业时代的过渡。

     

    乐评人李皖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称,陈志远不是标新立异的人,不是一个憋足劲要改造你的头脑的人,而是个低调的音乐本位者。他审美倾向上比较中庸,比较大众。

     

    的确,他很少有自己特立独行的风格,使用的都是那个时代最主流的曲风和配器。《跟着感觉走》采用的是典型美式80年代节奏,而《明天会更好》的在配器上则偏向《We are the world》。除了诸如《一剪梅》、《梅花三弄》等本土风格浓重的作品,陈志远更多代表作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当时美国流行音乐的模仿。

     

    在台湾本土,他是一个传道者。如果说罗大佑把摇滚带到台湾,陈志远则是那个把流行范儿引入台湾的先行者。李皖更坦白地表示,陈志远的风格并不像校园民歌那样古典,而非常地商业化,他的风格不突出,比较温,比较软,比较面。但这种温、软、面,正是后来台湾流行音乐之所以为台湾流行音乐的特色,其内部的细腻肌理,处处有陈志远先行趟过的印迹。

     

    隐形人

     

    陈志远被业内人士誉为台湾最重要的音乐大师,却低调得犹如隐形人。他是一直在精进的音乐人,他的活跃时期很长,也高产,从70年代走过来,直至90年代还开足马力,作品令人目不暇接。不夸张地说,一代代明星犹如走马灯一般,在台湾流行音乐的舞台上闪光、隐没,背后一直未变的那个幕后老师,是陈志远。

     

    2002年张清芳出版唱片《双陈故事》,向陈志远、陈复明两位音乐大师致敬。在那张唱片封面中,陈志远戴着假发和帽子,低调地扮演钢琴演奏者的角色。

     

    台湾乐评人马世芳说:陈志远老师非常低调,我跟他只见过一面。他平时从不参加应酬活动,连金曲奖都不愿意出席,整天待在录音棚里,一直为乐坛默默付出。

     

    台湾音乐人许常德的话也印证了这种说法,我们这行对他的描述,无外乎是怪人、天才、超级大牌、极低调、小孩子……还好我有幸亲自验证,见了面的他,其实皮肤白皙光亮,或许是录音室待太久了。

     

    黄磊算是内地艺人中和陈志远交往最深的,二人合作过《橘子红了》、《似水流年》等多部电视剧音乐。今年年初,陈志远的癌病恶化,黄磊特地飞往台北探视。在陈志远离去的那天傍晚,黄磊忧伤地在微博上说,最后的几天我一直守在他身边,直到三天前我离开,我都仍祈求奇迹会降临。我与老师忘年知交,高山流水。他是我这十年来的精神伴侣,常常这一老一少会把酒夜谈,他最爱逻辑思辩,我有时逗他,有时思考,到最后二人一起找寻答案。

     

    大地唱片歌手鞠起则把陈志远比作鸡汤,总是让食材更鲜美,又有着独立存在的重要价值。

     

    最后,陈志远当年曾为张雨生写过一首歌,后来重新填词,成为黄磊第一张专辑的成名曲《边走边唱》。这首歌的原名叫《不亮的灯》。编曲大师已去,但愿他的灯火常在。

     

    资料:

     

    陈志远,台湾最早的作曲和编曲大家。

     

    1976年开始从事唱片事业。曾在飞碟唱片(华纳唱片前身)担任编曲工作,曾任丰华唱片音乐总监。1980年编曲《龙的传人》,传唱至今。合作歌手包括凤飞飞、蔡琴、苏芮,张艾嘉、齐秦、李宗盛、张雨生、姜育恒、黄舒骏、小虎队、林忆莲等。屡次摘得金马奖、金曲奖,并在2008年获金曲奖特别贡献奖。

     

    2004年罹患大肠癌,2011316日在台北去世。

     

     

    *本文刊登于2011327 《经济观察报》第54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