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去走走真好,又想明白一个道理

  •  

    要是边吃边看,我肯定是奔着吃去的。俗话说一心二用不得。

    2010年《迷巷》在中国首演之后,法国NONO剧团的主创人员又借中法文化之春的机会来中国演出实验戏剧《法餐的甜言蜜语》。演出在万达索菲特酒店,周一是媒体日,所以观众全部是媒体以及法国使馆的人员。

    开始前,照例一群人在酒店七层的小会客厅social,鲜榨果汁啊鸡尾酒啊穿梭不停。话说中国人真的不适和这种西式social,因为谁也不愿意主动去结交朋友,大家的友情都是在餐桌上酒杯中诞生的嘛。我也站得无聊,只得和稍微相熟一点的同行侃侃大山,虚伪地互相恭维一下。

    媒体不少,但这依然是相当低调的一场演出,票价相当昂贵,1580元每位,当然考虑到在两个小时内可以欣赏到法国顶尖剧团的演出以及九道法餐,还是划算的。在演出前三天,我才看到大麦网开始放出票务信息,至于我,小清新当然也只能在豆瓣上发现这些东西啦。

    从进入餐厅开始,演出就算正式开始。大门打开,侍者满面笑容地递上一杯白葡萄酒。餐桌围成了四方形,大家环绕而作。演员呢?我反正看不出谁是演员,或许就坐在你的旁边。

    食物相当考究,容许我得瑟一下,因为在漫长的法餐进食过程中,让你不感觉乏味的餐点真的很少。

    配酒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白葡萄酒有一股很浓重的皮革味(同事语)。红葡萄酒很喜欢,但是好像醒得有点过了,第一口很醇美,但是放了五六分钟后再喝,就有点涩口了。餐桌上还摆着依云矿泉水供佐餐,餐具也相当细致。

    --------------------------------

    开胃菜  Appetizer 1

    鹅肝双拼-鹅肝菌配冰酒着哩、鹅肝酱

    开胃菜 Appetizer 2

    大明虾-生虾片、鱼子酱和大虾沙拉

    汤 Soup 

    美国番茄清汤配芝麻菜小饺子 

    鱼类 Fish Course

    煮三文鱼配黄瓜汁 (黄瓜汁异常清香,非常喜欢)

    主菜 Main Course

    慢烤澳洲牛柳配小洋葱和黑菌,羊肚菌汁,烩樱桃番茄、土豆 (牛柳好大一坨,绝对吃不掉,黑菌很棒)

    芝士 Cheese Course

    卡门培尔芝士配葡萄和芝麻卷

    冰霜 Sorbet

    芒果冰霜配白兰地姜饼 (这个很赞,芒果味好浓,姜饼也好吃)

    甜点 Dessert

    焦糖泡沫,巧克力奶油,可可冰霜,巧克力千层酥 (甜品只尝了一口,我算很嗜巧克力的人了,但这道实在太甜)

    点心 Mignardises

    蛋白饼干,果仁巧克力,开心果蛋糕 (甜品太甜,马卡龙也是甜的,味觉暂时不灵敏了,几乎没有吃出蛋白的香甜味道,到这道时已吃太撑,什么都品不出来了)

    -------------------------------

    好了,言归正传,说戏。

    这部戏由Marion Courtis创作、Serge Noyelle执导,并经过中文改编,以法文、中文及英文演出。

    整部戏没有任何的故事情节,坐在观众席中的演员在吃饭过程中,会突然发话,有时是一段絮絮叨叨的独白,有时则会纠住你哇啦哇啦问个不停。在官方介绍中,这段话可以比较好地概括这个戏的特征:“一张替代了舞台的节日餐桌突出了飨宴之乐。宾主们互相了解,互相驯服:每个人的位置都是不固定的。他们一起分享一顿由九道别出心裁的菜肴组成的大餐,陪伴这些菜肴的是葡萄酒,还有他们的思考,离题的话语以及构建的叙事。 ”

    20世纪80年代初,导演Serge Noyelle成立戏剧图像工作坊(Atelier Théâtre Images),2000年,这个工作坊变身成为Théâtre Nono,这个剧团建立在诗意的思考、身体的空间体验以及超现实主义之上,在这里,各种层次的创作并列在一起:舞美、作曲、文本与剧本创作构成了剧团追求的框架,而剧团的追求始终是设计新的舞台空间布局、吸引观众的独特形式以及打上激进性印记的造型世界。导演Serge Noyelle同时也是造型艺术家,他创造了许多非常新颖的剧目,文本呢,使用了大量的诗歌、音乐的语言,当然经中文改编后会有些许变味,比如融合北京烤鸭神马的我就非常不喜欢。三联采访剧作者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戏的名字是编剧的一个文字游戏。‘entre这个词根的意思是‘之中’,mets是菜,这个词是现成的,法国人听到这个词会联想到很多内涵,比如在席间、餐桌上,一道菜和下一道菜之间的这个时空的情景,发生的事情。’玛丽蓉·库特里解释说,‘entremots仿造了这个词的结构,mots的意思是言语,整个词义为话里话外,言语之间。我们可以想象,人们在吃饭的时候,一方面把食物吞食了下去,另一方面把言语吐了出来,所以这是一个进和出的过程。人们如何共进一顿晚餐呢?分享的既是食物,也是言谈。餐桌上总是会有一些话题,而这些话题正是我们这个戏的注意力所在。”

    太意识流了是吧。那么中国的观众反响如何呢?有四个字,叫不知所措,还有四个字,叫顾不上来。哈哈。

    基本上眼花缭乱的餐点已经迷惑了在场绝大多数观众的眼睛,大家只顾的埋头吃埋头吃,两道菜的间隙,还要拿起菜单研究下下道菜是神马。若你不了解这种艺术形式,大多人会在后半程开始觉得乏味与无聊,再加上三种语言的使用,经常会让人觉得跟不上。当然,演员是很投入的,那些若有若无漂入你耳朵的话语,在叮当的刀叉碰撞餐盘的声音中,还真能留给你许多沉思。但尴尬也是有的,比如一位演员突然走向一位正埋头苦吃的女士,试图与她互动,那位女士臊了个大红脸,你看,尴尬了。

    不过,你能说人家戏不好吗?只能说观众不够深刻。不不不,这太刻薄了。喝茶嗑瓜子边看戏,才更符合中国观众的欣赏美学吧。

     

  • 2012-05-22

    高级水 - [事业线]

    就好像葡萄酒界流传的那句话——“上帝最钟爱的莫过于北纬38度”,矿泉水也相当看重产地的标签。品牌营销者们编造了“北纬36度至46度是黄金水源带”的宣传语,而几乎所有高端矿泉水品牌,比如法国依云(evian)、美国布岭(Bling H2O)、意大利索莱(Sole)、瑞士瑞梭((SWISSeau)等,都宣称自己有着不俗的出身。

    从某种程度来说,矿泉水的确具有地域性。阿尔卑斯山脉的气候和地势缔造了很多天然泉口和绝佳的过滤层,高海拔以及高纬度使得这些地区的微环境相对远离人类活动的污染,冰雪常年覆盖,雪山融水历经多年的天然过滤,成就了珍贵的水源带。

    以中国人熟悉的依云矿泉水为例,它的水源地法国依云小镇,背靠阿尔卑斯山,面朝莱芒湖,高山融水和山地雪水在此汇聚,还有着法国人引以为豪的水疗温泉,evian这个名字,就源自凯尔特语“evua”,即“水”的意思;瑞士矿泉水瑞梭的水源地在阿尔卑斯山

    南侧塔马罗锋脚下,雨水降落之后,经过几十万年前沉积下来的冰碛岩层过滤,变成泉水,从海拔约1000米处的泉口流出;意大利的瓦尔沃德(Valverde)矿泉水来自阿尔卑斯山中部地区一口古老的泉眼,那附近没有任何工业与人居,长满了山毛榉、栗子树和冷杉树。

    欧洲人喜欢在餐桌上饮水,而不是边走边喝,这种文化被带到了烹饪与佐餐的艺术当中。据说米开朗基罗只用意大利矿泉水产地Fiuggi水做饭,因为这种水可以能治好他的肾结石——这若不是商家的营销手段,定是米开朗基罗太过矫情。不过,来自法国、意大利、德国的欧洲人,他们会在餐厅里像浏览酒单一样选择不同的水来佐餐,并能够识别来自不同水源的矿泉水的味道和口感,比如意大利的圣培露(San Pellegrino)具有活跃的气泡,搭配芝士能够催化芝士的香气,若吃海鲜、饮白葡萄酒,普娜(Acqua Panna)是个好选择。

    “显然,含氟量高的水毁破坏精巧的饮品,水质很硬的水会让水壶产生水锈和漂垢,并在液体中残留沙砾状的细小沉淀,”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Philippa Davenport在他的文章《喝水的学问》(What your choice of water says about you),精心地剖析了矿泉水对于茶和咖啡的影响,“英国皇家泰勒茶(Taylors of Harrogate)为其最畅销的约克郡茶提供了两种配方以取悦顾客,其中一种配方专为硬水地区的饮用而设计。而在法国人眼里,富维克 Volvic)软山泉水才能泡出最有味道的咖啡。同时,用瓶装水泡早餐茶的也不只是他们。”

    天然矿泉水含有矿物质和营养成分,健身健体不消说。17世纪,就已经有医生从英国Epsom地区的矿泉水中提取了含有硫酸镁的盐,这是后来家用药品泻盐的前身。法国康婷(Contrex)矿泉水的硫酸盐、钙和镁含量较高,有助于缓解消化道疾病;来自地中海科西嘉岛的欧润嘉(Orezza)矿泉水则宣称对贫血和肠胃功能不良的人群有显著疗效。

    在美国,因为低劣的市政供水,而触发了人们对于饮水健康的关注,瓶装水逐渐受到人们的欢迎。瓶装的天然矿泉水富含各种矿物质,显然比纯净水更符合人们对于健康和安全的需求。全球有大约3000个瓶装水品牌,法国的达能集团和瑞士的雀巢公司可以算作当今瓶装水市场的两大支柱,达能旗下的依云和富维克,雀巢旗下的鹿苑、帕娜、贡特拉、巴黎水、圣派乐等,都为消费者提供了高端的瓶装矿泉水选择。

    中国人对于高级瓶装矿泉水的了解,大约从高级西餐厅和五星酒店的迷你吧开始。2007年,发家于好莱坞的挪威矿泉水芙丝(VOSS)摆在了北京茉莉餐厅的餐桌上,售价100元一瓶。当然,后来人们开始了解这个品牌的更多故事,诸如简洁的瓶身出自Calvin Klein前创意总监Neil Kraft之手,而知名女星麦当娜宣称自己只喝VOSS,更不用提它是麦姐盛大婚礼的唯一用水。

    不过,时过境迁,外来的高级水终于不再让中国人感觉触不可及。1986年进入中国的法国依云矿泉水,销售渠道早已从20年前的高端会所、高级酒店发展到今天的卖场、超市和便利点,年轻女孩子的包包里,都会有一支依云喷雾,“一部分消费者就是直接打电话预定,整箱购买送到家里,每星期或者每个月都会打电话订货,而这其中,本土消费者占了大多数,”依云矿泉水的大中华区总经理戴宁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但随着商业的推动,人们手中的一瓶水,还算得上身份的象征。比如圣培露开始出现在更多国内高级餐厅的餐桌上,品酒师们声称这款水与味道醇厚的葡萄酒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它与珠宝品牌宝格丽联合发售了限量版瓶装水,而其绿色瓶子上面醒目的红五星,就是品质生活的标签。再比如来自美国田纳西州的布岭牌(BLing H2O)矿泉水,品牌创始人是深谙品牌包装之术的好莱坞制片人兼作家凯文·博伊德,装水的瓶子用木塞,配有施华洛士奇的水晶装饰,专门供应像艾美奖、MTV音乐大奖这样明星云集的奢华场合。来自西藏珠穆朗玛峰的国产高级饮用水5100,还在不断地拿着“源头”两个字做文章,与它相类似的还有标榜自己是两万五千年前的处女水的阿拉斯加冰川水。

    两万五千年前的水?恐怕早就背离了解渴的初衷吧。

    设计出自美编刘会芹

  • 2012-05-22

    光与花 - [送你一匹马]

    济南,齐鲁大学旧址,今天山东大学西校区

  • 2012-05-17

    小逃亡 - [小生活]

    英国大使官邸真漂亮,起居室里有一架红褐色的三角钢琴,琴凳上的垫子有精美的刺绣,琴上面摆着英国女王年轻时的照片,下面有女王的签名。

    墙壁都刷成了淡绿色,洁白的石膏镶嵌在墙角,地砖是鹅黄色的,吊灯弧度优雅,灯光温柔极了。

    起居室外是官邸的花园,草坪被精心地呵护着,安静的时候几乎听不到外面的一点喧嚣。大使以前是个演员,又酷爱音乐,戴副眼镜,文绉绉的,他的老婆是个中国人,俩人抚育了四个小孩。

    今天的草坪上装下了好多好多人,大家吃着炸鱼薯条,喝着柠檬茶,听着爵士乐。天不热,草地里还没有蚊子,感觉特美好。

    我没有和任何人交谈,也没有认识新朋友的欲望。报社的英国同事之前邀约,我远远地望见他和几个老外相谈甚欢,也懒得上去打扰。

    出来的时候路过申德勒加油站和日坛公园,我记得那晚在那喝了很好喝的啤酒,吃了德国大肘子和酸菜,笑得超级开心。吃完饭去逛了日坛公园,晚上那里黑魆魆的,走到最里面,还有人在静悄悄地攀岩。我一脚踩在了泥里,鞋子差点拔不出来。之后,从日坛走到家门口,其实也只有地铁3站地,却好像走了挺久的。因为说了好多话么,后来我每次路过建国门的立交桥,都想起来,“以前的立交桥两边都有草坪和种树的地方”。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对话,比如“刚吃完饭要捂着肚脐眼”,“你肚脐眼长那么高吗,明明是胃口”,“肚脐眼就长这啊,不然我撩起来给你看看”,“哈哈哈”。

    但是今天在草坪上,我突然有了很强烈的直觉——应该要停止任何回忆了,停止掉。

    这是我逃亡前的夜晚。

    So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