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16

    武汉东湖 - [送你一匹马]

  • 2012-10-09

    加油吧 - [小生活]

    刚从武汉和长沙回来,咳嗽还没好,马上去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这将是我第一次独自坐长途的夜班飞机,回程也是。签证搞得很不顺利,槽点很多都懒得吐,不过好在事情总是在最后一刻解决。这周末过生日,所以之前才这么冲动定了机票吧。

    以前曾经和前男友商量一起出去旅行,他说放假的时候可以回国陪我,问我想去哪,我说想去马来西亚。那时我在论坛上瞎逛,看见有帖子说马来西亚生态很好,坐在海边,一会爬过来一只大蜥蜴,吃东西又很便宜,海也漂亮,于是便很想去。

    这一晃也快两年过去了。26岁生日,我要自己在马来西亚度过。没你我也能去。

    最近一段时间的身体憔悴得不行,我每天都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得了什么绝症,为什么总是累,总是睡不好,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很浮肿。这是前一段时间造的孽,现在开始显现了。所以我跟自己说,从现在开始努力,尽量让自己开心点,过段时间,人就会看起来好很多。

    除此以外,寄希望于各种药片,维他命C,维他命B,葡萄籽胶囊,酵母片,酵素,青汁,还有那个什么代谢体内重金属的玩意。反正每天吃各种药片片,好像吃下去,就打鸡血了一样。

    看唐顿庄园,我不就是那个活脱脱的二小姐吗。没有大姐优雅魅力,没有三妹勇敢果断,倒追个老男人,还被甩。你说她有什么错吗?也没有。她讨人厌吗?不讨厌啊。她哭着说,自己就是这个家的老姑娘,永远是配角,永远是给别人帮忙的。她不怎么自信,挺善良的,偶尔也有小嫉妒,她会逼着自己让自己主动一点,但还是无济于事。有的人,好像天生就缺少了上天的一点点宠爱,她明明没什么错,她也挺努力的,但她的幸福总是来的很晚,或者很短暂。

    我觉得自己心里也别了一股劲,这个疙瘩解不开,就永远僵在这了。

    真不知道还得花多少时间才能疏通开来。什么土星金星的,能帮帮我吗?

    最近新弄了微信什么的,发现微博啊微信啊,对于同龄人来讲,就是个“秀”的工具,拼命告诉别人自己过得多好。今天去了多高级的餐厅吃饭,或者摆pose买件新衣服照相。哎,每当看到这些,自己总是不淡定,心想秀你妹啊,你没听说过人家说真正的淑女从不炫耀自己去过多少地方读过多少书巴拉巴拉巴拉你们这些自卑自恋又自怜的蠢货。但小野路子跟我说过阿,不要对周围人要求太高,要宽容,要宽容。

    我反正是一无所有的。我是这个城市里无产阶级中的无产阶级。所以我更没有什么可怕的。

    所以要加油。今年生日恐怕又吃不上蛋糕了,没关系,等过阴历的时候补上一个大大的巧克力蛋糕吃。

    还有啥要念叨的?我觉得自己说别人的事都挺明白的,有时自己的事也说的挺明白的,但是做不到。

    噢对,我要对工作更认真一点,多丰富自己的学识。这个是继续要做的。

    加油吧。

  • 2012-09-10

    胡思乱想 - [小生活]

    如果能很好地管理自己的情绪,也是一种情商。

    最近处于对自己的严重不满意当中,导致情绪异常暴躁。内心的焦灼好像是把我放置在铁板上烘烤一般。

    其实自己也清楚,自去年12月份以来,已经有了很多进步。比如工作,开始有了悟性,写出来的东西也不再那么不禁看。比如与人交往,开始知道分寸何在。比如打扮,终于舍得扔掉一些旧衣服旧鞋子。

    但还是依然不满意。这种不满意像是一种怨恨。尽管知道做好自己的本份,属于你的终究会到来,但仍怨恨这其中等待的过程太过漫长,以至于有太多的时间胡思乱想。

    我真的不怕苦了。这是我自己最大的收获,我不怕再被丢掷在孤独之中,我不怕再经历寂寞,现在的我,对大多事都有耐心,且愿意付出耐心。

  • 2012-09-05

    Amancaya - [小生活]

    昨天喝了一款酒,叫做Amancaya。

    这是一种生长在安第斯高原的小花,非常娇弱,却总是在适宜葡萄生长的地方开花。所以这款酒以此为名。

    附上酒标,14%的酒精度在高海拔产区并不多见。

  • 舞台是由1500件道具堆成的“华丽垃圾堆”,布景从台上一直延伸到观众的脚边,冷色灯光营造出暗巷明月的破败场景。一年一度的杰里科舞会揭开序幕,情态各异的猫们悄然无息地出现在观众席之中,扭捏地、脚步轻盈地、左顾右盼地从四方汇集,此起彼伏的独唱演变为多声部混声合唱,冷清的舞台化为热闹的欢庆聚会,歌舞轮番上演,勾勒出一个奇妙夜。

    2012年8月19日,音乐剧《猫》中文版首演礼在上海大剧院举行。这部风靡32年、在全球26个国家300多个城市拥有7300万观众、总计创造20亿美元票房纪录的名作,首轮《猫》中文版在上海演出,随后前往西安、重庆、武汉、广州、北京等城市,共计演出162场。

    《猫》中文版是继《妈妈咪呀!》之后,第二部拥有中文版的知名音乐剧,也是亚洲联创在引进国外版权改编名作的新一次尝试。正在江苏太仓等地进行第二轮巡演的《妈妈咪呀!》,在去年首轮演出创造了连演191场、8500万元的票房纪录,被业内认为是中国音乐剧的“元年”。

    但与《妈妈咪呀!》相比,《猫》显然是更有难度的一次尝试。《妈妈咪呀!》是主线清晰的温馨家庭喜剧,而《猫》的情节则抽象得多。它改编自诗人T·S·艾略特的诗集《老负鼠讲讲世上的猫》,用诗做剧本,几乎没有台词对话。在理解剧本内涵的基础上,演员还需要极好的体能和顽强的意志力。“我们每天从早上11点到晚上10点不间断地带妆排练,《猫》的舞蹈部分挑战更大。”在《猫》中文版中扮演Quaxo猫,并在去年《妈妈咪呀!》中文版中饰演Sky B角的演员冒海飞在比较两部剧时说。在《猫》的整场演出中,演员都要保持着猫的体态与神情,150分钟仿若狂欢般不停歇的快节奏舞蹈,并包含古典、爵士、流行、摇滚各种风格,魔术猫需要一口气表演32个原地单腿转,两只小偷猫几乎是在观众的屏息之中完成了四五个双人连体侧翻,难度与专业体操选手媲美。

    为什么要做中文版

    无论是《妈妈咪呀!》,还是《猫》,中文版都采用“原班制作团队+中国演员”的制作模式,仅《妈妈咪呀!》的版权协议就有33厘米厚,几百页纸,注明了每一个细节要怎样操作。《妈妈咪呀!》的版权公司是英国小星星(Little Star)公司,《猫》的版权公司是韦伯的真正好(Really Useful)公司,签约期分别为5年,首轮演出的成本由亚洲联创公司承担,第二轮由各地演出商承接。

    亚洲联创总经理田元丝毫不掩饰对国内音乐剧市场的野心,“我们是国内第一个从产业思维去打造音乐剧的公司,《妈妈咪呀!》中文版是个开端,我们希望找到本土化的音乐剧制作、融资、人才培养模式,创立自己的剧院、演出团队,有自己的原创。”2010年,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和韩国CJ集团联手成立亚洲联创公司,目标即以Live Entertainment(现场娱乐)为核心理念,以音乐剧和大型演唱会等为主营业务。

    “中文更容易让你完全融入剧情,使用中文、使用中国演员表演,拉近了观众和这台戏的距离,所以可以完完全全融入其中。”田元说。《妈妈咪呀!》在表演当中刻意加入网络流行语,以凸显本土化特色,《猫》的角色之一“贵族猫”干脆在台上讲起上海话,一句“再会”引得全场大笑。

    音乐剧的原版引进与做中文版成本相差巨大。2007年引进《妈妈咪呀!》原版,两周16场的运营成本是1500万,而2011年《妈妈咪呀!》中文版的制作成本为3000万。“但是我有五年的演出周期来消化3000万,第一年我们演了将近200场,从第二年开始每年演出不少于100场,这五年可能会有600场演出。”田元并没有透露版权费的具体数字,而只解释版权费用与票房成绩挂钩,“是一个净票房的百分比,随着你的演出场次越高,票房比例才会增加,但增加也是0.5增加1.2这样的比例。”

    在音乐剧的制作过程当中,选角、排练实际上都以外方的要求为准,这些要求详细得令人咋舌,例如《妈妈咪呀!》的演员必须将话筒藏在脑门上方的头发之中,这样才能保证既达到最好的音响效果,又不会露馅。“外方非常希望我们能够迅速地把整个制作的方方面面的环节、流程都学到,而且是能百分之百地学到,”田元解释,“这些音乐剧不是‘中国版’,而是‘中文版’,因此一定要保证品质。无论是在伦敦、德国、俄罗斯、韩国或日本,观众看到的品质是一样的。只有好的品质才有好的生命力。

    汉化的过程

    《猫》中文版导演兼编舞乔安·罗宾逊(Joanne Robinson)说,《猫》在一开始便有一个蓝图,音乐、舞蹈、表演全部是按照这个蓝图规划,“但中国演员不是复写纸,他们需要根据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按照实际情况去给每只猫丰满个性”。乔安·罗宾逊在1981年制作了伦敦西区原版《猫》,之后又参与了百老汇版本的制作,“我不会给演员做示范,我希望能启发他们,对这些原始人物进行再创作。同时,中文版是《猫》的历史上猫的总数最多的一版,一共有34只猫,百老汇的版本只有24~26只。”

    各种道具服饰整整装了9个集装箱,技术总监大卫·霍奇登(David Hodges)对记者说,破网球拍已经使用了20多年,舞台地板用了8年多,每年都要送回澳洲进行维护。他们甚至拆除了上海大剧院的前两排座椅,许多管道和破垃圾会填满这个空间,“到时候,这里也是猫窝的一部分。”

    外方派来了两个化妆指导,教演员怎么在最短的时间自力更生,用彩笔把自己描绘成一只货真价实的猫。而对于观众最关心的主题曲《回忆》(Memory)的改编,真正好集团的音乐总监菲兹·沙普尔(Fiz Shapur)说,“要照顾到中文的音节、音韵,特别是音调,非常困难。稍有不慎,便会产生歧义。《回忆》是音乐剧行当里最难唱的歌曲之一,而亚洲地区的观众对它的期待,总是以商业录音的标准先入为主。”菲兹·沙普尔回应了外界对于《回忆》演唱者、魅力猫演员选角的质疑,“在这部戏中,《回忆》讲述的是生命的过程以及魅力猫在此刻的情感,有高音,但不是大声地吼唱,展现一只曾经风华绝代的老猫的残年心境,不完美是非常正常的,甚至需要不完美。”他同时表示,“我们能找到的能演、能跳、能唱的演员并不多,而且他们之中很多人在音乐剧方面没有任何经验可谈。”

    这也是曾经《妈妈咪呀!》中文版面临的问题。剧组花了半年时间,在全国进行了三轮演员招募,直到最后一刻才找到女主角苏菲。扮演三个父亲之一哈里的演员傅震华坦言自己只有“卡拉OK级别的声乐表演基础”。而武汉人民艺术剧院演员、罗茜的饰演者邱玲也谈道,自己是老体制下的文艺演员,进入《妈妈咪呀!》的演出团队,为她带来的是“对职业和专业精神的新理解”。而或许因为去年观众对于女主角唐娜的演唱水平的质疑,今年唐娜的新扮演者汪金媛是湖北省歌剧舞剧院的一级演员,声乐是她的专业。

    ABBA的音乐整整影响了一代人,《妈妈咪呀!》最受欢迎的便是伴随歌声出现的喇叭裤与蝙蝠袖的复古造型。今年42岁的汪金媛笑言年轻时也唱过夜总会,所以从角色中找到了年轻时的影子。被问及如何在两个小时演出中保持饱满的状态,她答源于团队,“在群舞中,最后一排跳舞的演员,与第一排的动作一模一样,丝毫没有懈怠。”田元补充说,“群舞演员也在用激情感染观众,这才是制胜法宝。我们的编舞不仅关注主角,还在关注第一排到第四排的群舞,每个人都把自己当做舞台的主角,观众无法不被感染。”

    田元的观点在《妈妈咪呀!》的现场得到印证,返场环节,当熟悉的《歌舞皇后》旋律再度响起,几乎所有观众激动得起身鼓掌,在演员群舞的带动下,挥舞手臂,吹口哨,尖叫,又蹦又跳,舞台的边界已经模糊,全场仿若一场巨型party,这在舞台文化相对内敛的中国剧场里并不多见。
  • 2012-08-01

    在韩国洗澡 - [事业线]

    韩国电视剧《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有一个桥段,爷孙三代在澡堂里泡澡,爷爷问,什么是最幸福的时刻?有人回答是老婆生了大胖小子,有人回答是在公司升职,轮到爷爷回答,他说:“就现在!看着你们和我一起坐在澡堂里最幸福,我才是最幸福的人!”

    念着这部韩剧的场景,必须去韩国澡堂憧憬幸福一下。如今澡堂在韩国叫做三温暖,或者汗蒸房、汗蒸幕。有传说这是朝鲜时代世宗大王为替百姓治病而发明的,也有说是从600年前烧制陶瓷的窑屋衍生而来。传统的韩式汗蒸是将黄泥和各种石头加温,人或坐或躺,用于驱风、袪寒、暖体活血,在古代是贵族的特权享受。不过现在,汗蒸幕早已经从黄泥土窑的旧形式,发展成团聚会友、消磨时光的养生场所。

    韩国人洗澡不在家里。进了澡堂,换上浴服,肩膀搭块白毛巾,枕着方形枕头,就像躺在自家炕头一样,什么男女老少阶级感全都消失了,舒服又随意。对韩国人来说,洗澡不仅是舒缓压力、美容健体,还有联络感情的社交意义,澡堂里有洗浴、桑拿、餐厅、健身房、游戏厅,甚至可以过夜。有学者专门研究了韩国的澡堂文化,说传统概念里的都市空间是从公共空间到私人空间慢慢过渡的,比如广场、街道、庭院、住宅、卧室,可是韩国的澡堂子实现了从广场到卧室的一步跨越。日本有风侣屋,国内也有大众浴池,但却都不如韩国的澡堂一般,人们穿着一样的衣服一起看电视、洗浴、睡觉,这是因为韩国还保留着对于共同体的深深情怀。

    我选了首尔龙山车站附近的龙山汗蒸,因为这家够壮观,整整七层楼全用来洗澡。韩国最大的电子商业街就在附近,逛完电子产品,便能望到马路对面的七彩霓虹灯写着“Dragon Hill Spa,24 HOURS”。入口处有点时空错乱,居然是石狮雕像和小喷泉,穿过竹林布道是柜台处,有会说日语和中文的服务人员引导介绍。入口先交费,12小时10000韩元,过夜的话再加2000韩元。服务员会给你戴上感应手环,在里边要买吃的喝的全通过手环来消费。

    汗蒸的仪式感很强,得按照先后次序来。冲洗身体,泡药浴,更衣,包头巾,在不同的主题房里好好蒸一下,再到公共休息室看电视、聊天、打游戏,还没享受够的话,去捏脚、美甲,肚饿,吃个煮鸡蛋,喝大杯米甜汤,最后到休息区席地而睡,香甜地过一夜。

    周末的晚上,这里人气还真是旺。很久没去公共澡堂,一下子瞧见那么多同性裸体,突然尴尬起来。韩国的女人们倒是相当大方地走来走去,我遮遮掩掩地打算赶快逃进浴室,却被服务员阿姨叫住,真害臊。哦,她比划着,原来是想告诉我,手机可以放在她那充电——她桌上两排接线板,十几支手机排着队呢。

    自备了一大堆盥洗用品装在塑料盆里,谁料浴室东西更齐全,洗发液、沐浴液都是大支装,还有牙膏呢。里边分站浴、坐浴两种,还可以请阿姨帮你搓背。韩国人真爱搓啊,我都洗好了,在旁边的高丽参药浴池里泡上了,那边的大姐还坐在小板凳上卖力地搓呀搓,皮肤通红,肥皂泡沫一团一团地落在地板上。

    提前温习了韩国人最喜欢的“山羊头”包头巾方法,毛巾折三分之一,再折三分之一,一边往里卷,另一边往里卷,戴在头上,打开。把湿漉漉地头发包起来,换上统一的汗衫和短裤,摇摇摆摆地走向汗蒸室。在汗蒸室要识别哪些是外国人再容易不过了,面色通红,坐卧难耐,不停抹汗,最后落荒而逃的一定是了。一间一间的小屋子门口的电子显示屏都有温度提示,里头真是热啊,吸进去全是炽热的空气,地板烘烤着我的脚丫子,简直是在硬撑。不过看看韩国人闭目养神地享受着,甚至有的舒服地睡去,能听见轻微的鼾声,自己心里也默念着“再坚持一会儿!”。每间主题汗蒸室的功效不同,传统炭烧汗蒸幕可以帮助血液循环,天然软玉汗蒸幕能够治疗消化不良,松树木火汗蒸幕可以帮助瘦身、治疗神经痛,桧木森林浴屋能够减缓皮肤的老化,水晶盐蒸房能够提高皮肤弹性。韩国人相信通过给黄土和石头加热散发的热量,可以深入皮下,松弛肌肉,缓解关节疼痛,加速血液循环,将体内的废物排出,然后达到促进新陈代谢、消除疲劳的效果。

    大汗淋漓的畅快感真是不错,摸摸身上,也非那种粘腻的汗水,而是滑溜溜的,皮肤变的湿润。柜台上有卖面膜的,赶紧贴一个。这时公共休息室已经三三两两地躺着不少人,有些是一家三代,有的是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们,还有情侣,小孩子也不吵闹,乖乖地在那里爬呀爬。电视里演的是最近正火的韩剧《绅士的品格》,不一会,频道被调到了综艺节目,电视机前的人气更旺了,男女老少都聚精会神地仰着脖子,连墙脚下的按摩椅上那几位大叔也哈哈大笑起来。我玩了一会夹娃娃的游戏机,又去露台的躺椅上吹吹风,女友已经兴致昂扬地在美甲小姐推荐下挑选颜色和花色,于是我搬块小枕头来,歪在一旁,学着韩国人往脑袋上敲个棕色的烤鸡蛋,啜饮着米甜汤,美滋滋的半眯着。

    夜深了,抱着枕头跑到六楼的女宾舒眠室,今天就在这过夜。浴服就是睡衣,没有床,都是席地而睡,洁无纤尘。虽是公共空间,大家素不相识,却都像在家里一样自在。那一角落,一个年轻的韩国妈妈带着两三岁的小女儿,轻轻拍着她哄着入睡;那边的阿姨,完全不在意形象,摆成人字形早已经呼呼大睡起来。第一回和这么多人一起睡觉,倒丝毫没有别扭的感觉。这夜过的真快,没租被子也并不觉得冷,睡了地板居然也没有腰酸背痛的感觉。天亮了,起身离开,走进清晨薄雾,看见几个大韩航空的空姐拖着小行李箱走进入口,面露倦色的她们定是刚飞完一程,也过来放松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