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午10点,飞机降落在虹桥机场,机场很现代,毕竟是门面。
         走出机场,天气并不如想象中的炎热,只是非常的晒,炽热的阳光下拥挤的人潮,高架桥上穿梭的车辆,这便是第一眼中目前中国最发达的大都市。
         第一站去的城隍庙,和天津的古文化街、鼓楼差不多,只是商品更现代一些,价格也并不贵的离谱。在里面走走串串,随意把弄些小物件,拍了些人流和小摊,没有吃远近闻名的小笼包子,尝了一碗甜粥,味道还可以。
         坐车离开,在城市里转,从车窗外看上海。外滩、南京路、浦东、徐家汇。狭窄的街道,比北京强不了多少的交通,白线外等待绿灯的表情木然的人群,极具压迫感的高楼大厦,多的恐怖的银行,再附和着上海导游的吹嘘,原来这一切可以命名为“现代”。路过苏州河,冷清的河,残破的桥,有些像过去风华绝代而又半生落寞的女子。   
         第一餐饭,米粒干硬,缺乏饱满的质感。
         一直以来,对于上海,好奇多于向往,这次初尝,难掩失望。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蔚蓝的天空干净的云朵,映在幢幢高楼的玻璃外层上,闪着明亮的光,美丽得晃眼。
         晚上的节目是夜游黄浦江。昂贵的船票,豪华的游船,操着各种口音的游客,转身就不小心碰到的相机和DV机,东方明珠塔、金贸大厦,还有多的数不清的高楼,五光十色,傲慢地等待你的目光。
         站在甲板上,吹着风,开始想象生活在这样的都市中的意义。它也许能给予你很多,仰求、尊贵、奢华、名望,它只不过要你精明的头脑以及适当的机缘,而在这里,满足感难求,平和难得,因为它要的是你的心。
         最后一天返回机场的路上,又去转了转南京路,其实和滨江道也差不多。如果在几年前来到上海,或许会觉得目不暇接,但现在天津,一样有星巴克、哈根达斯,有百盛、友谊商场,一样穿的起各种名牌,也便并不稀罕了。在这里,你可以深切的感觉到,天津与上海的距离在一点点拉近,也许在某些地方,还难以追赶,但天津的人情味,同样让这个物质城市无法企及。
         几乎是迫不及待离开上海,最后,又放慢脚步,瞥了一眼天空与高楼,也许以后,都不会再来。
  •     走进西塘水乡,仿佛走进了画一般。
        狭窄的弄堂,长满青苔的砖壁,青石板路,乌瓦白墙,小桥流水,悬挂飘荡的酒幌,停泊的乌蓬船,晒在河边的咸干菜,独自玩耍的黄狗……走进一家家的宅院,迈过一道道门槛,倚在玲珑的木窗边看对面房屋的砖瓦,站在天井仰望清澈的天空,呼吸湿润的空气。
        这里有一座桥,和“逢源双桥”一样,路分两边。
        沿路的民宅有的出售青豆和糕点,那糕点的味道像家里的云片糕。
        这里游人很少,省去了一份喧闹。有的人家自办旅馆,招牌上写着“临水房间,雕花木床”,让人看了真想就此安顿,安然地住上一晚。
        看了瓦当和版画的展览,古朴素雅,与这水乡相得益彰。
        落下队伍,独自坐在河边的木走廊上,眼睛微眯,幻想若自己是一个生长这里的乡下姑娘,洗衣晒菜,烧水做饭,牵上狗一道走走,该是多么自在与纯净的生活啊。
        真的要说,如果你有避世的想法,不要来这,很可能你就不再会回去了。
  •       这一天的路程非常的遥远和辛苦。我们从宁波出发,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到达沈家门渡口,做了半个小时的轮渡,到达了舟山市,然后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做了半个小时的快船,才到达了位于舟山市西北、舟山群岛之一的普陀岛,返程亦然。
         做快船浏览舟山群岛的风景,天依然是清透的蓝色,白云朵朵,远处点点郁郁葱葱的岛屿,只是海水发黄,太浑浊了。穿过了跨海大桥,上面车辆少的可怜。
         其实大名鼎鼎的普陀山风景没有太多特色,游人也并不多,上山的路上,经常只有我们一行人。但是普济寺真好,头一次看到这样气势的庙宇。建筑高大,站在寺内仰视寺定的木房梁,无数虔诚的教徒捐献的牌匾,从清代到民国到现今,默念“南无阿弥陀佛”,祈求家人幸福平安,深感自己的渺小。
         后面的院内在做法事,躲在外面静静地看,听不懂师父嘴中念叨的经文,喜欢有节奏感的木鱼声,咚,咚,咚……遇到了一个小和尚,戴着眼睛,文气温和,微笑地跟我说“没关系,看吧”,我双手合十,对视微笑,颇为投缘。
         临出来的时候,将身上带的饰物交给一位师父开光,那师父样子煞有介事,念念有词,见到我们向箱里投钱立即喜笑颜开,总感觉没有出家人的与世无争,这师父坦言自己两个侄子的学费全靠自己出家挣钱,使我不禁怀疑这里和尚的纯粹性。或许是这种想法触怒了佛祖,在下山的路上,突然头疼欲裂,几欲晕到,靠人搀扶才勉强走到山下。
         路过了传说中的紫竹林,和想象的不一样,竹子枝干是紫色的,说黑色更确切些,别的没有特别。
         这一天普陀的天气异常闷热,正午爬山身体很吃不消。我们搭三点的船离开,不料台风来袭,四点全港封闭,我们算是万幸,否则滞留岛上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风浪。
  • 2006-05-26

    五月的鲜花 - [小生活]

          五月的鲜花合唱比赛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我结识了许多好朋友,为集体争得了荣誉,还能够在新落成的音乐厅里穿着漂亮的白色丝绸礼服弹钢琴,真是件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