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棵松场子很大。
    桃乐丝是个硬朗的爱尔兰大妈,底气足,嗓子好,一首接一首的唱。
    穿黑衣性感,穿白衣不仙。
    她孩子也有了,理所当然不苗条了,脸肿了,肚子也有了,婚也离了,可我还是好爱她。
    那是一种好听到让你头皮发麻身上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早上起来,腰酸腿疼,昨天太high了。
    很赞同一个老友说的话,那些歌声让我想起六年前、七年前甚至十年前的记忆。
    因为这些旋律,那些记忆显得更加美好。

    演唱会到最后一首歌Zombie的时候,全场才掀起高潮。
    当然,那些凭赠票进场的人是听不懂animal instinct或者ode to my family的。
    感谢春哥,感谢菲姐,感谢央五,在zombie、dreams和dying in the sun的时候,全场激动地大合唱。
    那些本开始在正襟危坐的人们,也终于疯狂起来,挥舞着手臂。
    乐队眼望着座无虚席的场子,肯定会在纳闷,这个鸟国的人,居然也会如此捧场。

    Say hi to Dolores.

  • 鞠起的豆瓣音乐人主页 戳这里

  • 13Club Gemini

  • 寂寞当然有一点
    你不在我身边
    总是特别想念你的脸

    距离是一份考卷
    测量相爱的誓言
    最后会不会实现

    我们为爱还在学
    学沟通的语言
    学着谅解
    学着不流泪

    等到我们学会飞
    飞越黑夜和考验
    日子就要从孤单里毕业

    我们用多一点点的辛苦
    来交换多一点点地幸福
    就算幸福还有一段路

    等我们学会忍耐和付出
    这爱情一定会有张证书
    证明从此不孤独

  • 我知道  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如果心已经封闭
    我知道  时间不断在远离  茫然的早晨躺着寂静
    我知道  未来不断在靠近  慌乱在思绪满溢的夜里
    我知道  假装不会改变事实  如果心不是这样
    我知道  太用力就容易失去  爱情经不起紧握
    我还知道  我会哭倒在方向盘上  如果一直都太坚强

    我不知道  关起房门怎么跳舞
    我不知道  音乐响起怎么开口
    我不知道  脆弱时候怎么勇敢

    关于自己怎么面对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生活可不可以逃避
    我不知道  人可不可以消失
    我不知道  可不可以没有结局
    一个人的时候可不可以不勇敢
    我不知道  我知道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知道

  • 2009-08-02

    - [我用音乐贿赂人心]

    看曾轶可的演出,莫名地被这几句歌词感动到。

    “最恨你,那么久都不来见我一次
    最爱你,当远处传来你的相思
    最容易想起,最难忘记,最想要得到,最害怕失去
    最初的陪伴,最后的需要,最远的距离,最近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