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快一年了。确实用了evernote之后就很少写博客了,这里快成古董了。在哥本哈根。 

     

     

  • 柏林-莱比锡-斯图加特-布鲁塞尔-巴黎-布拉格-克拉科夫-汉堡。

    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个旅行,并尽可能地在每一个地方多停留一下。

    收获很大,慢慢说。

  • 2013-07-02

    在德国 - [送你一匹马]

    6月2日到达德国,已经一个月了。

    一直试图写下点什么,但生活被填的太满,每天都要接受太多太多的新东西,却来不及记录。

    大致的日子是这样的。在汉堡的第一个周末,我去了哥本哈根;第二个周末,我们去从前的西德首都波恩开会,在去波恩的路上顺便去了科隆、科布伦茨和Siegberg;离开波恩之后,我们去了海德堡、纽伦堡、班贝格;回到汉堡匆忙地social之后,六月末,我们启程去了靠近卡塞尔和哥廷根的乡村Allendorf;大约这个周末吧,要去柏林,在拜见诸位政客之后,依次是斯图加特、布鲁塞尔和巴黎,再接下来,可能是东欧。

    呼。写完这一段,我都佩服自己是怎么能够每周都跑这么多地方。我睡了很多人家的沙发,和各种各样的旅馆,在北京那些娇气的毛病全没了,基本上都是沾枕头就着,每天都睡得很香。

    在汉堡的时候,我们和一对当地的老夫妻住在一起。他家在阿尔斯特湖的湖边,客厅有180度全湖景大窗,卧室有一个花园,到处是书和精美绝伦的工艺品。老太太曾经是记者,现在跳芭蕾,她在东德生活时和默克尔是邻居,小时候长在汉堡,每当有轰炸便要跑到防御所。她丈夫是个建筑师,在上海也有作品。两个人分别离过几次婚,同居了20年之后,决定结婚。

    那天我走出机场,老太太送给我一大朵向日葵,她说宝贝你们是幸运天使,你来了汉堡就天晴了。

    天晴的时候很多人在湖边晒太阳、跑步,小宝宝和小狗狗就满地跑。

    心里平和了许多。少了很多竞争与刺激,我能够感觉所谓才华正在渐渐远离我。我每天坚持发微博和微信,碎片化地记录下一些只言片语,怕的是自己忘掉。但我无法写出很优美的诗句,在那些伟大的人面前,好奇心稀松平常。但我还没有那么恐慌,我觉得挺下来的时间刚刚好。

    挣脱了北京的牢笼,再换个角度看自己曾经的生活,才发现可笑与计较之处。自己绝非圣贤,但也不是落于人后,因为其实自己的问题,是再平常不过的问题,那些问题放在长远的时间之中来看,显得特别的渺小和无所谓。真好,真好。

    学着心大一点,放松一点。

    说说上个周末吧,我们到乡下去,去参加一个德国朋友安北妈妈的退休派对。安北是德国与南美混血,会说7门语言,包括中文。他妈妈是在南美长大,善良热情,她的爸爸曾是和切格瓦拉一起领导革命的领袖,她则义无反顾地跟着一个德国医生嫁到了德国,生下安北和他妹妹。

    安北家就是那种木头房子,客厅摆着一架钢琴。一楼的派对很热闹,他妈妈请来村里的歌手,和教堂餐厅的大厨,由音乐,有美酒,有食物。安北带着我们在村子里走走,后来他去帮妈妈的忙,我们就自己在村子里走走,本来想走到对面那个村子去,无奈阳光太好,就坐在街上睡着了。

    周日我们一早起来,给他们一家做了一顿中餐,包饺子。剁着馅,缺什么菜,就顺手去地里摘一点。他家地里种了很多莓子,学名醋栗,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晶莹剔透酸酸甜甜的果子。那块地离墓园不远,安北指着一个年轻的逝者墓碑说,这是我妹妹的同学,我们曾经一起玩,喝很多酒,他睡在我的床,我睡我妹妹的房间,早晨我妈去我房间叫我起床,吓一跳,以为我变样了,后来他飙车,就死了。

  • 2013-04-28

    澳大利亚 - [送你一匹马]

    说点什么呢。

    我在那片土地上望见了明亮的月光,那几天刚好是满月,在月光之中,我依稀找到了南十字星,在北半球永不会见到的星星。我们在深山之中,望见那月亮和星,然后,一颗很美丽的流星划过了天空。

  • 在长达24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透过机舱望见蔚蓝天空下的澳洲大陆,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 2013-02-19

    好吃的 - [送你一匹马]

  • 2013-02-18

    金阁寺 - [送你一匹马]

  • 2013-02-18

    有吃的! - [送你一匹马]